1. <rp id="f4whf"></rp>
        <li id="f4whf"></li>

        好書呀 > 德川家康1?亂世孤主 > 第五章 神女眼線

        第五章 神女眼線

        作者:山岡莊八作品集 發表時間:2019-02-21 21:40:01 更新時間:2021-08-19 21:31:48

            安祥城在岡崎以西十六里,地處岡崎和刈谷之間。安祥城的書院中,昨日便來到城中的織田信秀,正對著灑滿朝陽的南窗,大聲吟唱《玄宗》曲。

            〖不老門前映日月,

            天子御覽眾官卿,

            黎民百姓遍恩澤,

            聽得萬戶朝拜聲。〗

            此城原為松平氏所有,去歲初秋被信秀攻下。雖說攻下此城完全應歸功于刈谷的水野忠政,但信秀卻把它交給了廣忠的叔祖松平內膳信定。

            信定此時來到門前,道:“在下有事啟稟主公……”

            “我正在唱曲兒!”信秀厲聲道,繼續唱他的謠曲。松平信定老老實實坐在走廊里,等待信秀把《玄宗》一段唱完。

            〖愿君重至長生殿,

            聊解此恨慰離情。〗

            信秀旁若無人地唱完,方道:“進來!”聲音和唱曲兒時一樣高亢。信定畢恭畢敬地拉開隔扇。信秀放聲大笑道:“哈哈哈,我唱的曲子全讓你聽去了。怎樣,還好吧?”

            信定驚訝地抬頭看著信秀,生硬回道:“在下完全不懂謠曲。”他要是回答說好,信秀定然會毫無顧忌地一番嘲笑:“真是馬屁精。正因你這般習性,才迄今也無法攻下岡崎。”

            信秀本非織田的嫡系。當年,任尾張守護職的斯波氏老臣織田大和守鎮守清須,織田伊勢守鎮守巖倉,分別統轄尾張上下四郡。信秀祖上不過清須一介家老。然而到了信秀一代,他在那古野構筑要塞,又在古渡和末盛等地建起城池,不知不覺間勢力竟然蓋過主家,威懾四周。這一切都應歸功于他那人稱“那古野之鬼”的強勢戰略。他指使阿部大藏的兒子在守山一役中殺死廣忠之父清康。去年,他又對現已臣服的廣忠叔祖松平信定道:“把岡崎拿下。你能拿下岡崎,岡崎就是你的。我做你的堅強后盾。”他巧妙地煽動信定將矛頭指向自己的家族,卻不認為信定乃是一個可堪重用之人。

            信秀道:“你有何事?”

            “熊若宮波太郎帶著抓獲的三個於大的替身,前來請示如何發落。”

            “三個女子?有趣……讓他進來。”

            信秀再次大笑,聲震屋宇。信定正要領命退下,信秀似乎又想到什么,陰森地笑了笑,道:“等等!”他那可怕的眼神和想要戲弄別人時的吉法師一模一樣。信定僵硬地伏在地上。對他來說,沒有比信秀的反復無常更可怕的了。

            “櫻井的……”信秀道。櫻井乃松平信定的居城,“我想起來了,你抓來的那幾個替身也在這里吧?”

            “是。”

            “只有你這樣的笨蛋才會抓來這樣的人。”

            “在下知罪。”

            “不過你要是能抓回真於大,你早就入主岡崎城,掌管松平氏了。”

            “在下汗顏之至。”

            “算了。雖說這次讓刈谷和岡崎勝了一籌,織田信秀卻不似你那么蠢。”信定緊盯著信秀,跪在地上聽他說。

            “你可知在攻城時,我為何讓忠政擔當先鋒?松平廣忠因此怒不可遏。不管忠政和岡崎的老臣如何精心策劃,忠政之子信元都會設法阻撓。若是兩家恩怨有那么容易化解,我的腦袋早就沒了。哈哈。”隨后,他斂容道:“好了,將熊若宮領進來之前,先把你抓來的那三個替身帶過來。”

            “大人的意思,是要把六個女子……”

            “正是。把這些女子聚在一起,正是一次賞花大會。她們應都還年輕吧,讓她們在廊前排成一排。”信定領命退下。信秀目光如電,他抬起頭,笑了笑,繼續哼唱《玄宗》曲。

            〖錦緞為簾瑪瑙階,

            硨磲為橋琉璃亭,

            ……〗

            之后,他轉頭望著乍暖還寒的水池,放聲大笑。

            “在下將她們帶來了。”

            “好。”

            “熊若宮求見大人。”

            那幾個女子由信定的下人帶來,熊若宮則由信定親自引見。

            周圍突然一亮,像是到了春天的花圃。與信秀相對的波太郎本就俊美清秀,那六個年輕女子更是明艷照人,像圍在波太郎身邊翩翩起舞的蝴蝶。不過,這只是信秀心中的慨嘆,那幾個年輕女子心中可沒那般輕松,她們充滿了恐懼,許已作好了死亡的準備。她們跪在廊里,直視著剽悍的信秀,她們的生死如今完全掌握在此人手中。

            信秀仔細地打量了一遍女子們。波太郎平靜如水,信定卻提心吊膽。信秀對波太郎道:“此前吉法師多蒙你照顧。”

            “照看不周,惶恐之至。”

            “聽說你安排得甚是周到。今日的這些女子,你定會可憐她們。”

            “是。”

            “求情亦是無用,世事皆由天定。就像蝸牛生于樹上,海螺活在水中。”不知信秀又想到了什么,嘴角浮現出一絲冷冷的微笑。“在愚人眼中,或許覺察不到世事之變。事實上,只要稍不留意,一切都將不知去向。你該明白此中道理。所謂藤原氏、橘氏、源氏、平氏,變遷迭替,無以恒常。美濃的齋藤道三原本不過京城西岡一帶姓氏皆無的江湖藝人。松永彈正則曾是近江貨郎。攀附豪門,說自己乃貴族后裔,無非貽笑天下。”

            波太郎盯著信秀,默然無語。信秀撇了撇嘴,繼續道:“弱者必定敗亡。倘若害怕敗亡,就該時常留意那些蝸牛。哈哈,好了好了,且不論什么蝸牛了。今日讓我們來認認真真地賞花。從最右邊那個女子開始,一個個到我身邊來,讓我聞聞你們身上的香味。鮮花本當香氣襲人。來,過來!”

            他目光如鷹,盯住右邊的那名女子。那女子猛地起身,來到室內。她臉色蒼白,卻無絲毫畏怯,單用銳利的眼神看著信秀。

            “叫什么名字?”

            “琴路。”這女子大約十六七歲,很是干脆地答道。

            “我未問你的名字,是問你父親叫什么。”

            “不知。”

            “你多大了?”

            “十五。”

            “十五……十五啊。還是朵待放的花呢。水野忠政真殘忍。別以為我不知他的伎倆--這些哄小孩子的把戲。出門前忠政如何囑咐你們的,讓我猜猜,他定會說,你們乃水野氏的女中豪杰,萬一被抓,信秀絕不會為難你們。”信秀看到女子的肩膀開始顫抖,又大聲笑道:“近年,越來越多的人將自己一手培養的伊賀、加賀忍者派往他地,獲取消息。水野忠政比他們更加高明。他肯定還對你們說過,無論身處何方,都要永遠心系刈谷。哈哈哈,好了好了,莫要緊張,不必發抖。他將自己培養出來的人,借女兒的婚禮放了出來,故意讓我抓到……但我不會動怒,你們如此漂亮,我怎能生氣?哈哈哈!”

            松平信定看了一眼身邊的這些女子,她們明顯浮現出絕望的神情。

            信秀總能冷靜地看清事情的真相,在別人的傷口上撤把鹽。在這個意義上來說,他似是一件具有敏銳磁力的兇器,可將對方吸到自己的身邊。他注視著這些女子的同時,也把松平信定的驚慌盡收眼底。“櫻井城主的眼睛都瞪圓了。真是愚人,只能受岡崎轄制……”信定滿臉通紅地低下頭,又聽信秀道:“琴路?好,退下!下一個--”琴路退到廊下。第二個女子走了進來,她的臉色更加蒼白。

            “名字?”

            “不知。”

            “年齡?”

            “不知。”

            “哦,你是梔子花,很香,此后你就以此為名,聽到了嗎?下去,下一個!”

            并非每一個人都能忍受信秀的這種殘酷。信定早已不敢正眼看他了。但信秀并未因此而心軟,他逐個把那些女子叫進來,用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盯著她們,問同樣的問題。

            第六個女子被叫進來時,就連波太郎也不忍再看下去。他把頭扭到一邊,看著窗外羅漢松的樹梢。外面陽光明媚,一群白臉山雀聚集在院子里婉轉啼鳴,讓人心動不已。

            “名字?”又聽信秀問道。

            “我父親……乃源經基的第二十三代……”

            第一次聽到與此前不同的回答,信秀不由低吟一聲。女子繼續道:“水野右衛門大夫忠政。”

            “哦?你是忠政之女?你叫什么?”

            “於大。”

            這女子臉色蒼白,卻流露出一絲輕蔑的微笑。她在嘲笑信秀的時候,已準備赴死。

            “哦,你叫於大……”

            信秀仔細地看了看這個女子,然后冷冷一笑,道:“有趣。你果真叫於大?”

            “是。這里的六人都叫於大。”

            “哦,好名字。你多大了?”

            “十四。”

            “櫻井!”信秀厲聲叫著在一旁戰戰兢兢的信定。信定抬起頭時,信秀突然又放聲大笑:“看看她這張臉,竟然說自己十四。好了好了,右衛門大夫的寶貝女兒們暫且托付給你。把她們帶下去,不得有絲毫閃失。”

            “遵命。”

            “我和熊若官還有話要說。”他突然轉向波太郎,道:“你留下。接著剛才說,世間萬物都在動。比如蝸牛,你并未察覺,但它們確實在爬動。”

            波太郎微微低下頭,嘴角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微笑。當女子們全部退下,波太郎毫不動聲色,道:“謝大人恩典。波太郎替六位女子向大人道謝。”

            信秀冷然道:“且慢,我并未說要饒過她們。你的腦子轉得太快了。”

            波太郎臉色蒼白地笑道:“和大人相比,在下不過一只蝸牛。”

            “如此說來,你能看出我的心思?果真能看出,說明我的想法還太簡單。”他用一種試探的眼神看著波太郎。波太郎沉默,信秀的機變讓他感到畏懼。信秀大異于凡夫俗子,思緒如同脫韁的野馬一般,在天地間馳騁。“你僅能看出我不會殺掉這些女子?”

            “不,大人還會將那些女子托付給在下。”

            “哦,你既然連這個也能看出,也應知我為何要將她們托付于你。不妨說說看。”

            “大人也許是想說:讓她們去做神女,去為熊若宮家侍奉神靈。”

            “哈哈,目光銳利。你說得很對。”信秀摸了摸肚子,高興地笑道,“我不妨直言相告,以前那些只知埋頭于紙堆而不懂實務的人絕想不到。”

            “在下洗耳恭聽。”

            “世間一般人看來,神女就應生活在神社內庭,足不出戶,一心供奉神靈。”

            “不錯。”

            “我要活用這想法。你聽著,這些神女永遠保持處子之身,在不為人知的內庭翩翩起舞,侍奉神靈。但是為修建神社殿堂而募集布施之時,則可令她們將遠古流傳下來的內庭祭祀時的秘技展示給大家。你認為如何?”

            “秘技……”

            信秀緊緊盯住波太郎,道:“瞧你那慌張的眼神,定想說神靈會因此降罪云云。我的想法卻正是以此為根本。哈哈……開始時或許還不如鄉下的戲班子。舞者不能完全依照古代神樂,要吸收能樂和狂言中的舞姿動作,充分展示年輕女子的嬌艷……好生培養她們,讓她們成為出色的舞者,以讓眾人一心觀賞她們的舞姿,甚至讓觀賞者誤以為她們乃天女下凡,來到這殺戮的亂世。屆時,只要到各地走一遭,各地的神社便會紛紛建造起來--世人無不喜歡美好之物。”

            波太郎瞪大了眼,無語。這又是信秀大膽的奇想!他竟然要將兩千年以來一直秘密舉行的神事公之于余,斯時定會讓世人大吃一驚。若說這是讓世人吃驚的舉動,他要將三種神器公開,那么他很可能會說出要讓天子致辭的話來。他的所有舉動,卻都和他自己的利益密切相關。

            波太郎額上滲出密密的汗珠,咬咬牙道:“此舉會為大人帶來什么實際益處?在下實在想不出。”

            “稍安勿躁。我不會無緣無故這樣說。在神樂中吸收能樂和狂言,加上正在流行的念佛、京城的極樂舞以及新式歌謠……啊,必是一種出色的舞蹈。舞者和歌者可都是年輕漂亮的女子,都是一心侍奉神靈、一塵不染的天女。”對舊習不屑一顧的信秀,漸漸陶醉于自己的狂想,競似有些著魔了。“在神靈面前畏畏縮縮不過是弱者的表現。要告訴世人,倘若接受這些天女,福澤便會滾滾而至。這種說法一旦流傳開去,各處必會爭相搶奪舞者……你認為如何?有把握嗎?”

            “若在下不接受此任務,大人還會把這些女子交與我嗎?”

            “當然不。你把她們培養出來,即可以此為名,巡回諸國,宣講勤王之道,豈非一舉兩得?當然,我的目的并不在此,我是要讓她們暗中為我所用……”信秀環顧了一眼四周,小聲道:“讓她們像伊賀和加賀的忍者一般獲取各地消息。”

            波太郎沉吟不語。信秀竟然想利用神靈去獲取消息。暫且不論其善惡,也只有他方能想得出。

            “此事用不了兩三年。六個女子當中,第一個有惹人生憐的身姿,第五個具美妙的歌喉,最后一個則有驚人的氣魄,按每人的脾性品貌加以調教。此事全權交與你。可與伊勢、熱田神官聯手,也可選擇遠方的出云。你只需說利用此事可重建荒廢的神社,那些貪婪的神官便不會有任何異議。神靈的呵護,加上你的深謀遠慮,此事天下何人能知?”言罷,信秀旁若無人地笑了。“至于此次聯姻,我不會就此罷休!哈哈,把這六個女子帶回熊邸,悉心調教吧。”

            波太郎微微點了點頭。

            “今年這里還會燃起戰火。”信秀突然轉換了話題,“松平廣忠迎娶於大,成了刈谷的女婿,駿府今川怎會輕易放過他?他們定會讓松平氏去奪回安祥城。哦,此次水野忠政大概不能擔當我方先鋒了……你有什么想法?”

            波太郎己想要告退:“近日對于城中之事,在下一概--”

            “不知?哈哈,你在暗處操縱刈谷公子信元,卻稱對城中之事一概不知?好了,讓我告訴你。於大出嫁之后,水野忠政便身體欠佳,并以此為由拒絕為我出征,而今川則定會認為此乃絕好的機會,因而舉兵。此為一頓饕餮大餐,我要將他們和那寶貝女婿一網打盡。這事你也要多多費心。”言罷,信秀擊掌叫來了松平信定……

        好書呀 - 全本免費小說閱讀網
        書籍 【德川家康1?亂世孤主】 經網絡收集整理,僅供讀書愛好者學習交流之用,【好書呀讀書網】www.kjj22.com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 設置 加入書簽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
        japanese50日本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