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f4whf"></rp>
        <li id="f4whf"></li>

        好書呀 > 德川家康1?亂世孤主 > 第十四章 異鄉溫柔

        第十四章 異鄉溫柔

        作者:山岡莊八作品集 發表時間:2019-02-21 21:40:37 更新時間:2021-08-19 21:31:49

            出了難波,南面高地上有一村落,沐浴在陽光下。家家戶戶都是檜皮屋檐,并且開了很多窗戶。這里洋溢著的輕松明快是其他地方所少見的。或許這一帶是在御堂的庇護之下,居民才得以安居樂業。再走近一些,會發現這莊子三面環河,而且住宅比想象的還要大得多,百姓的日子似乎都很殷實。據說,以前這里是造玉部,現在則是一個制造玉器的地方。

            一直到走進這個村子,波太郎都沒有回頭。隨風、阿俊和信近緊隨其后,埋頭前行。南面有一條河,走下去便能走到河邊--這時波太郎卻轉身進了左手邊的一道門。這一處宅子的院墻是用此地罕有的堅固的船板圍成,院里植滿松樹。玄關吊著一個極少見的鐵制六角燈籠,頗有些西洋風情。柱子是細長的圓木,墻壁則涂成暗褐色。右邊一道石階,下到盡頭便是一條河。船只可以在此自由停靠,但它并非卸貨的碼頭。這定是誰家的別苑,信近心中想。

            突然,阿俊碎步跑到前面,喊道:“主人回來了--”玄關里面傳來腳步聲,隔扇打開了。八個和阿俊一樣裝束的女子規規矩矩伏在地上,迎接眾人的到來。

            波太郎不聲不響地脫鞋,回頭示意身后的二人盡管跟進,便走進了屋里。

            “這個住宅倒與眾不同。沒有佛堂的味道,處處散發著麝香和海潮的氣味。”隨風脫掉已經破舊不堪的草鞋,放在玄關前的石板上,道:“聽說海盜在陸地的住宅都很風雅。可是你這里的柱子細了點兒。”

            他放肆地打量了一番眾女子,便隨波太郎進去了。信近還留在玄關,背對著女子們解鞋帶。阿俊端來了洗腳水。好像是井水,冰冷的感覺穿透皮膚,猛地勾起信近的羈旅之愁。

            阿俊嘴銜袖口,抓住信近疲憊的雙腳。“藤九郎公子……”信近一驚。他警惕地看了看周圍,懷疑自己產生了幻覺。“藤九郎公子,奴婢第一眼就認出了您。”不是幻覺。說話的是俯著身子的阿俊。她將水澆在信近那雙沾滿泥污的腳上。“公子辛苦了。”

            “不!”

            藤九郎有些不知所措。“我不是什么藤九郎,我是小川伊織。”

            “是。”阿俊老老實實點了點頭,用她那纖細的手指按摩信近的腳踝,她的肩膀開始顫抖。其他女子都已經離開了。

            “變了。”阿俊再次小聲說道,“自從老城主百年之后,一切都變了。”

            信近再次謹慎地看了看周圍。“這里是誰的家?”

            “是熊若官的府邸。那時……”阿俊頓了頓,像捧起一件珍寶一樣,將信近的右腳捂在掌中。“那時,百合跟著於大小姐平安抵達岡崎……她現在也已離開了岡崎。”

            “什么……你說什么?”

            “岡崎的事,您還不知?”

            “噢,你說於大?”

            “下野守大人決定追隨織田,松平氏由于害怕今川家的猜忌……”

            “哦,倒也難怪。”

            “聽說於大小姐已經被迫離開松平大人,受盡了折磨。”

            “她離開了廣忠?”

            “是。”阿俊再次垂下頭去,肩膀顫抖了一下,慌忙為信近擦干了腳。信近緊緊地盯住阿俊的脖頸。他剛剛聽到於大產下一子的喜訊,可是……

            進了客廳,信近依然無法平靜下來,也無心加入波太郎和隨風的交談。

            於大生了孩子之后便被疏遠……這和他們的母親的經歷太相似了。母親可憐,於大也可憐,於國一祥可憐,信近想到了男人,想到了整個世間。男人們也并不喜歡打仗或者折磨女人。在很多情況下,他們讓女人受苦,往往都是為了避免爭端……輕視女人的行徑,或許就是為了減輕心愛的女人被人奪走之后的痛苦,是一種自欺欺人罷了。

            太陽還沒有落山,晚飯就已經端了上來。沒有酒,但都是山珍海味。波太郎和隨風依然滔滔不絕。這或許就叫做惺惺相惜吧。隨風傾心于波太郎的見識,而波太郎對隨風的話也大為贊賞。

            隨風道,真正的佛法應該面對每一次重大痼疾,都能應付自如,或除之,或治之。波太郎則認為,值此亂世,只能以武力來對抗武力。國風已然如此,需要盡快行動起來。

            “那,我們不妨賭上一賭,看誰能取勝。”隨風笑道,“我前去拜訪天下所有的武將,讓他們秉承佛祖的志向。甲斐的武田、越后的上杉、相模的北條……”隨風掰著指頭放言道。波太郎則笑道:“我也會如此,但我只拜訪其中一人。”波太郎不時微笑著回頭看看信近。他似乎想讓信近從中得到些什么。但信近對二人的談論已感厭煩。波太郎或許有所察覺,撤下飯菜后,他把阿俊叫到身邊,輕聲吩咐道:“帶小川去休息--你,今天就陪他。”

            “啊……是。”阿俊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阿俊出身于被逐出水野氏的土方一族。於大出嫁時,她曾作為替身之一。當她被帶到安祥城,織田信秀問她姓名時,她毫不畏懼地回答說:“我叫於大。”

            當時她認為自己肯定會被殺掉,并且想象過所有殘酷的刑罰。然而,信秀卻沒有殺她,而是將她交給了波太郎。然后,她和另外五個女孩一起被送到熊邸,守護神社。阿俊緊繃的心漸漸松弛下來。

            水野忠政逝后,土方族緊接著便被趕出水野家,而下野守則投靠了織田。最讓這個女子感到難過的,是波太郎之妹於國和下野守信元之間的情感糾葛。於國離開熊邸前往出云時,泣不成聲。從那時起,阿俊的心涼了。她心中的信念消失得無影無蹤,她滿腹狐疑,找不到任何寄托。主公是什么?男人是什么?女人是什么?于是波太郎將阿俊送到了大坂石山御堂,大概是害怕她的情緒影響到另外五個女子。

            她的父親權五郎也通過波太郎得以寄身御堂,若是以前的阿俊,定然會對波太郎感激不盡。但是現在,她甚至覺得波太郎的這些恩惠也不可信。波太郎乃是神職,供奉著神靈,卻向一向宗的御堂施舍了大量錢財。這讓阿俊難以理解。而且,說他追隨今川氏,他卻和織田相交甚好,而說他屬于織田氏,他又經常保護權五郎和信近。波太郎的一舉一動讓阿俊無法理解。她更沒想到,波太郎會讓她陪信近過夜。此處原本已有專門陪客人過夜的女人。

            如果波太郎吩咐那種女人去陪信近,說不定阿俊會提出自己前去。她有很多話要告訴信近,關于刈谷的,關于岡崎的。但她的心思竟被波太郎看了出來。她始終逃不過他的眼睛……想到這里,阿俊感到脊背一陣發涼。

            “臥房已備好。”阿俊在臥房里熏了香,然后回到客廳。

            波太郎對信近道:“你累了吧。先去歇息,不必客氣。”他看都不看阿俊,繼續和隨風談起了比睿山。

            “請恕我先告辭。”信近起身到了走廊。阿俊站在那里。她看見信近消瘦的肩膀,突然流下淚來。

            “怎么了?”

            “沒有……沒什么……”

            走到臥房門口,她跪在地上,讓信近先進去。信近取下刀掛到刀架上。只聽阿俊呼吸急促地說:“主人吩咐奴婢陪公子。”

            夜已經涼了。

            信近看了一眼僵伏在地上的阿俊。他并不是沒有接觸過女人,也并非第一次受到這樣的接待。可他今天一看到阿俊,便想到了剛剛生下孩子就被迫離開丈夫的於大。亂世中的女人……阿俊的身上也帶著這樣的悲哀。

            “是波太郎吩咐的嗎?”信近問道。阿俊沒有回答,抬頭看著信近。

            “你……經常陪客人過夜?”阿俊使勁兒搖了搖頭,她的嘴唇動了動。

            “波太郎肯定想讓我們多談一談刈谷的事情。真熱。把燈熄了,我們到窗邊說話吧。”

            阿俊進去,把燈熄了。窗子突然變黑了,在這個黑框中,可以看見夜空中的星星和信近的身影。

            “於大小姐……”當知道對方現在已經看不清自己的表情時,阿俊心里平靜了許多,道:“奴婢的堂姐百合說,小姐也許會被迫和松平城主別去。”

            “別去……”

            “是。所以百合先小姐一步離開岡崎,到針崎寺落發為尼了。”這間臥房似乎靠著河岸,外面傳來淙淙的水聲,中間夾雜著夜行小船的槳聲。信近點點頭,看著阿俊。眼睛慢慢地習慣了周圍的黑暗,阿俊的身影再次映入信近的眼簾。他再次想到了於大和於國。阿俊的聲音跟於國很像。

            “百合說,小姐和城主十分恩愛,連外人也覺得可憐……”

            “哦。”

            “可是……世道真是殘忍。”

            信近沒有說話。阿俊已經趴在地上,哭了起來。

            下野守信元投靠了織田,今川肯定會派人到岡崎進行嚴正的交涉。松平廣忠作為信元的妹夫,今川也必定要岡崎抉擇。這樣的話,廣忠只有和於大散去,才能表示對今川氏忠心不二。

            世事真是難料。廣忠的父親清康從忠政身邊強行奪走了信近兄妹的母親,而廣忠現在卻在今川氏的逼迫下要和於大各奔東西。這些悲苦到底是誰造成的呢?

            這時,伏在地上哭泣的阿俊突然撲到信近腿上。“公子……求求您……求求您了。您……您把我殺了吧。公子!”

            信近驚訝地往后退了一步。看到拼命抱住自己的阿俊,已經模糊不清的於國的面容又浮現在他眼前。她身體的味道,溫潤的小手,白皙的皮膚,顫抖的聲音……

            “奴婢不信什么佛陀的救贖,看不到明天會有幸福……這樣下去,奴婢肯定會發瘋而死。我不想活了,不想做女人。您把我殺了吧……求求您……藤九郎公子。”阿俊知道信近無家可歸。他再也無法和親人團聚。

            信近被阿俊嚇了一跳,不覺把手放到阿俊肩上。他害怕阿俊真變得神志不清,心中一時充滿同情。見信近將手放到自己肩上,阿俊趁勢依偎過來。她沒有認識到,自己依偎過去的那一瞬間,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理性。對舊主人的懷念和對信近悲慘命運的同情,競變成了一股怪誕的情愫。

            “求求您了……藤九郎公子。求求您了……”她的哽咽漸漸變成了嬌羞和誘惑。信近想到了於國。於國也是這樣抓住他,在乞求,在訴說。“藤九郎公子……”

            “於國……”信近像是被幽靈附體一般叫出了於國的名字。但阿俊卻沒有發覺,仍舊哽咽不止。於國的面容浮現在信近眼前。她的氣息,她的肌膚,她的喘息……他心底冒出一股墮落的念頭。與其整日痛苦不堪,不如把這痛苦踩個粉碎!

            “於國……”

            “啊……嗯。”

            阿俊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名字,整個身子都撲進了信近懷里……

            大概起風了,信近覺得頭頂上的星星在歌唱。剛剛退去的汗水再次涌了出來。不久,外邊傳來巡夜的更聲。已經是亥時了。波太郎和隨風的談話或許還在繼續,但在這里聽不到他們的聲音。

            信近突然清醒過來,輕輕放開了阿俊。阿俊卻似乎害怕他離開,又依偎過來。她自然也恢復了理智。不知是因為羞恥、驚訝,還是為自己二十多年沒有接觸過異性而惋惜,她全身僵硬,大氣也不敢出。信近往后退了退,但阿俊依然不放開他。烏黑的頭發中散發出來的香氣刺激著信近的嗅覺。他再次忘情地緊緊抱住了阿俊。

            理智偶爾會壓抑自然的需求。反之,本能也往往會改變理智的方向。信近和阿俊都不想再活下去了。松開抱著阿俊的雙手時,他這個決心已經不可動搖。

            雖說自己被對方吸引,但和阿俊躺在一起時,滿腦子想的卻全是於國。這讓信近開始鄙薄自己,心想:“即便是贖罪,也要……殺了阿俊,然后自殺。”

            阿俊離開信近的懷抱之前,竟也是如此想。對于自己剛才的放浪,阿俊雖然感到羞恥,卻并不后悔。當年她曾經在刈谷侍奉於大,偶爾會看見信近。就在她決定離開這個世界時,卻得到了信近的溫情。“死也瞑目了……”她突然想到這樣一句話,方才滿足地離開了信近的懷抱。

            “阿俊,能點上燈嗎?”

            “是。”阿俊在黑暗中穿好衣服,總覺得背后有一雙眼睛在看著她。她拿了火石,輕輕撞擊。美麗的火花四處飛濺。阿俊一陣激動。燈亮了。雖然燈芯很細,火苗卻已照亮了屋子。信近肯定能夠看清她--一個第一次將身體獻出的女子。想到這里,阿俊羞得滿面通紅。

            “阿俊。”

            “在。”

            “我不僅會把你殺掉,我也要死。其實……”信近閉著眼晴說道:“當初在熊邸,我決定活下來,便是一個錯誤。你我都是不幸之人,神靈不會眷顧我們。”

            阿俊抬了抬頭,又慌忙垂了下去。不知何故,阿俊覺得坐在窗邊閉目的信近如此可敬可親,她恨不得再次撲過去。“不,不行。”她低頭說道:“我不能讓您死。公子死了,我就成了弒主的罪人。”說完之后,阿俊才意識到自己在說什么。然而,這話讓她下定了決心:“即便我死了,藤九郎公子也不會……”

            信近凄然一笑,道:“你不用顧慮。我即便活著,也毫無用處,是我自己愿意赴死。”

            “不,不行!那可不行!奴婢會死不瞑目。”阿俊緩緩朝信近依偎過來。

            周圍靜了下來。信近心中突然生起一絲悔恨。阿俊如此招人憐愛。在這個世上,竟然還有一個人把無家可歸的他稱為主人。他想說,僅憑這一點,他也死而無憾了。但看著依偎在自己膝頭的阿俊那認真的眼神,他無法說出口,“你讓我信近何以身處?”

            聽到信近的話,阿俊才體會到方才那句話的分量。不讓信近死,難道自己也要活下去嗎?為什么活?和誰一起活?怎樣活?阿俊輕輕將手從信近膝上拿開,自己口口聲聲說要侍奉信近,其實心底究竟在作何想?但她絕無骯臟的算計,而是出于一種由衷之情。即便是讓對方為自己而活,也要活下去。自己也活下去!想到這里,阿俊幡然醒悟,“這是愛嗎?”

            “你怎的不說話!難道你自己想死去,卻要我活著?”

            阿俊使勁兒搖了搖頭。

            “小川,你睡了嗎?”是波太郎的聲音,“我心里很亂,想找你說說話。要是睡下了,就明天吧。”信近慌忙起身,打開隔扇,“還沒睡。我們談了一些刈谷的事情。”

            “會不會打擾你們說話?”波太郎似乎看透了二人的心思,臉帶微笑,露出一個酒窩。信近還沒來得及點頭,他便自己進了屋。“聽了隨風的那些豪言壯語,你有何感想?”

            “隨風……”

            “對。他決定從甲斐的武田開始游說,向各地有名的豪強宣揚佛祖的心志,以此來平息亂世,喚回太平。他還稱,天海大法師將要重振佛教……這個夢想真夠雄闊,不,應該說是有趣。”

            阿俊整理了一下被褥,她比信近沉著。波太郎敏銳地感覺到這里的氣氛,微笑著道:“隨風很擔心你,讓我來看看。”

            “隨風擔心……我……伊織?”

            “對,他說,你已心如死灰,如有可能,不如也落發為僧,跟他一起去游說……這真是隨風的想法啊。”

            “隨風想讓我出家……真是意外。”信近僵硬地看了一眼阿俊,阿俊也瞪大了眼睛。波太郎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大聲笑了起來。阿俊和信近屏住呼吸。

            “隨風的想法雖然可笑,卻也值得一聽。”波太郎晃了晃肩膀,繼續道:“你……小川伊織,你明白出家的意思嗎?”

            信近和阿俊再次對視了一眼。信近道:“我以為,讓我伊織出家,是讓我第二次看破紅塵,遁身世外。”

            “哈哈哈……看來你也認為出家就是遁世。我因此被隨風狠狠責斥了一番。他說,出家絕非遁世,而是無法忘記現世的習慣,為了在人間建造一個極樂世界而離開家,成為名士。”

            “名士?”

            “哈哈,這種說法自是有些古怪,不合常理。我也表示不解,然而隨風卻有他的道理。他說,出家二字,從字面上看,是走出家門。這個‘家’,是包含著各種現世矛盾的家,舍棄這個家,乃是為了達到一個新的目標……只知出家之標而不知出家之本,則是愚蠢之極!”

            信近不言。這理論不無道理,但那個“本”又是什么呢?

            “我說,出家是為了能夠擺脫煩惱,走進逍遙自在的光風霽月之境,大徹大悟。但仍然被隨風狠狠罵了一頓。這個小和尚實在口不饒人。”波太郎高興得眼睛瞇成了一條縫。“那種想法不過是脫離現世,逃匿苦痛。若佛法只是為了這種小小的滿足,佛祖為何還要苦修呢?佛祖認為,不把人類從所有的欲念中解放出來,爭執便不會從這個世上消失。他決定首先舍棄自己的欲念,經過幾十代幾百代堅持不懈的努力,在人間建造一個極樂世界。他自己是一個革新者,而且讓追隨自己的人也成為革新者,甚至連穿著打扮都和世人有別。聽了隨風之語,我也不禁嘆服。你愿意和隨風一起去尋覓亂世的大器么?這很有趣。要是走錯一步,不定會尋得一個如清盛人道般腦滿腸肥之君,但若手持念珠,也比地獄的武將要好。”

            信近的眼里漸漸有了光彩。他似乎終于明白了出家的真意。“隨風愿意收我為徒?”

            “無所謂弟子和師父。只是像風一樣游歷諸國。生活在地獄中的每一個人都向往極樂。只要你剃了頭發,那些以前閉門不見客的人也會以禮佛的名義見你……哈哈,這也是隨風的策謀。”

            信近低頭向波太郎施了一禮。“多謝!那明日我就和隨風師父一起……”

            第二日晨,波太郎醒來時,信近和阿俊都已經不在房間里了。他們二人似乎單單選擇了一個“情”。

        好書呀 - 全本免費小說閱讀網
        書籍 【德川家康1?亂世孤主】 經網絡收集整理,僅供讀書愛好者學習交流之用,【好書呀讀書網】www.kjj22.com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 設置 加入書簽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
        japanese50日本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