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f4whf"></rp>
        <li id="f4whf"></li>

        好書呀 > 德川家康1?亂世孤主 > 第十八章 生死離別

        第十八章 生死離別

        作者:山岡莊八作品集 發表時間:2019-02-21 21:40:53 更新時間:2021-08-19 21:31:49

            菅生川里冰涼的水清澈見底。直到早上,籠崎的砂洲還下著蒙蒙細雨。從風呂谷那邊傳來幾聲狐貍的叫聲,震人耳鼓。晨雞已經停止嗚叫,府邸內冰冷而靜謐。酒井雅樂助看著急促飄過箭樓的朝霧,停下了腳步。“秋天……”話冒到了嘴邊,他又突感不吉,不由得向四周張望了一眼。今天是於大夫人離開這座城的日子。“當年夫人高高興興嫁了過來,可是……”他搖了搖頭。他在家里迎來了於大。而今天,他又要將於大從這里送走。人世間的悲哀,或者說是某種更蒼涼的感情忽然涌上心頭,讓他有些步履蹣跚。

            他首先巡視了一遍玄關內外。三個下人在辛苦地打掃道路,掃過之后,偶爾又會有樹葉飄落下來。“辛苦了,辛苦了。”他和下人們打過招呼,巡視了一遍昨晚命人圍起的竹籬笆。跟於大嫁過來時一樣,今天家里的女眷肯定都會聚到這里,與於大作別。如果有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肯定會讓於大心亂如麻。

            廣忠狠勁隱藏自己對於大的情意,甚至在家臣面前都不露分毫。這不僅是出于對今川氏的顧慮,也是要示態給刈谷看。

            “不就是一兩個女人嗎。”在這種孩子氣的逞強背后,是他努力掩飾的悲哀。如果於大在混亂中失去理智,廣忠的一片苦心也就白費了。於大這一刻將會直接影響到竹千代的未來。他想讓於大給人留下堅強的印象。

            “我說,不許人去拉住夫人,哭哭啼啼的。”雅樂助對正在檢查清潔的下人小田和兵衛叮囑道。

            “可若是有人呢?”和兵衛幽幽地反問。他知道那些和夫人一起栽種棉花和織布的女眷們對夫人的感情。雅樂助一時語噎,良久道:“那就……”他回身朝門內走去,“就說夫人頂撞城主,被城主休了。”

            霧漸漸散了。露水從米櫧的葉子上啪噠啪噠地掉落下來。雅樂助朝於大住的地方走去,幾顆露珠落到了他身上。這時,於大正做著她在岡崎的最后一個夢。

            太陽還沒出來。剛剛起床的小侍女在北側的爐灶邊生起火,開始做飯。雅樂助沒有和她搭話,繞過遲開的百日紅花叢,來到院子里。他吃了一驚。於大正跪在眼前的泥土地上。她已經梳好了頭,素面朝天,從側面可以看出她眼睛微腫。雅樂助本想上去問候,卻又止住。

            於大白皙的小手在胸前合十,朝著風呂谷竹千代的住處,眼睛盯著前方,全神貫注地在祈禱,就連雅樂助站到了身后都不知。

            雅樂助后退了一步,把手搭在了百日紅上,衣襟處掃地,花和露水一起零落,悲傷頓時沁人心扉。現在,他才真正體會到命運的意味。

            這位年輕的母親自從被幽禁于此,就沒再見過竹千代。她曾哀求過廣忠,想見一次孩子。其實見一面的方法很多,只要讓乳母阿貞帶著竹千代來拜訪雅樂助夫人即可。但廣忠卻沒有答應。他可以自己砍掉竹籬,前來看望於大。但若讓於大再見到竹千代,他將於大幽禁于此便失去了意義。

            等於大祈禱完畢,雅樂助才走上去,“上房夫人。”於大驚訝地回頭,看著雅樂助。

            “到該去的時候了。”說完,雅樂助慌忙移開視線,看著東方漸漸變色的云彩,“很多女眷和下人,定然不忍與夫人分別,紛紛聚集在門前。到時請夫人看仔細些。”

            “看什么?”於大聲音清脆。她試圖控制自己心中的悲傷。從語音中可以聽出,她確實做到了。

            雅樂助突然胸中發悶,聲音反而顫抖起來。“在眾多的女眷和孩童當中,有一雙天真的眼睛在看著您。在菅生川苑旁邊的大梗樹下,阿貞抱著一個孩子……”

            “哦。是竹千代?”

            “這,在下就……”

            “若是竹千代,就不用費心了。”

            “夫人的意思,是不想見他了……”

            “樂助。”

            “夫人。”

            “你的心意我領了。可是,我已經解脫了。僅僅看一眼,并無益處。竹千代……他一直在我心里。”

            “夫人……”雅樂助忍不住又往前走了兩步,“看來是在下多慮了。請夫人原諒,請原諒!”

            “這幾年承蒙你的照顧。走時人多嘴雜,想必沒有機會說話。先向你道謝了。”於大站起身,挽袖作了一揖。她剛剛嫁過來時,在眾人的眼中還像一個小女子。但現在,她的氣度和沉著,讓雅樂助也不由得刮目相看。

            “夫人,您什么都不要說了。事已至此,一切都不是我們所能左右的。我們只能怪……”雅樂助像個逞強的孩子一樣,欲罷還休。“竹千代公子……公子就交給在下吧!岡崎的老臣將不惜一切代價將他輔佐為海道第一人。”

            “啊,太陽出來了。很晴朗的天。”

            “夫人!”

            “雅樂助,陽光定能照到每一個人的身上。”於大沒有笑,也沒有哭。她不愿人看見她的悲傷,枉費了廣忠的一片苦心。掃視一番,她決然轉身離開。

            一個半時辰之后,辰時已到,於大從雅樂助的府邸出來,經營生櫓沿河到不凈門。表面上,於大是被丈夫休掉之人,但因刈谷無人來接,松平家自然要派人相送。休妻的理由是:“其兄行為不端,只好將其送回娘家。”嫁到松平一族形原的紀伊守家廣的於大之姐於仙,也將在同日被送回刈谷。

            卯時四刻,已經開始有人來到雅樂助家的內庭門口。女眷們并未遮住臉,倒是男人都帶著斗笠,蓋住了臉龐。

            笫一個抵達的男子,乃大久保新八郎。他撥開女眷,來到竹籬前,彎腰系緊了鞋帶,他要護送於大。其后是主人雅樂助,他也穿著草鞋出來,看見新八郎的裝束,不由得淡淡一笑。

            轎子放在菅生門外,於大會走到那里,轎旁此時只有金田正桔和阿部定次,但是在漸漸聚攏的人群當中,可以看見阿部大藏、石川安藝和大久保新十郎。

            於大出來之后,女眷中響起一片啜泣聲。“難道上天瞎了眼!”“這么好的一位夫人!”女人們已經明白了事情的真相。當於大出現在她們面前時,她們失聲哭了起來。

            於大拼命在女人們中間尋找華陽院的身影。竹千代和她的緣分之淺令人難過,而她和母親之間的離合同樣讓人不堪回味。正要走出菅生門,忽然傳來一個尖厲的聲音。“上房夫人!”一個女人跑了過來。

            “喂,不可亂來!”金田正桔說了一句,但并沒有將拉住於大的女人拉開,而是轉過身去,對眾人說道:“各位肅靜!”

            女人是內庭的須賀嬤嬤,於大不由得停下了腳步。百合和小japanese50日本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