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f4whf"></rp>
        <li id="f4whf"></li>

        好書呀 > 德川家康1?亂世孤主 > 第十九章 松平馬印

        第十九章 松平馬印

        作者:山岡莊八作品集 發表時間:2019-02-21 21:40:57 更新時間:2021-08-19 21:31:49

            天文十四年新年,梅花已經開放,花瓣上覆著一層薄薄的白雪。

            前來拜賀的武士多已退下,在議事廳中接受眾人祝賀的城主松平廣忠不時彎下腰咳嗽。他似有些發燒,臉色潮紅,眼眶濕潤。

            “我們也告退吧。”滿頭銀發的阿部大藏眼中帶著幾分憂慮,回頭看了看酒井雅樂助。他膝行到廣忠面前。“請務必保重身體。”他的語氣就像在跟弟弟說話,“與戶田彈正大人之女聯姻一事,請務必考慮。”

            廣忠嗯了一聲,又咳嗽起來,似在思考。他才迎來二十歲的春天,臉上卻已經流露出對人世的厭倦。阿部大藏沒有說話,酒井雅樂助心里卻非常著急。去年秋天,由于懼怕今川義元的淫威,他們把於大送回了刈谷。可是直到現在,廣忠依然對於大念念不忘,終日郁郁寡歡。他身為一城之主,卻優柔寡斷,如女人一般。這讓酒井雅樂助又痛心又焦急。

            周邊的局勢愈發緊張。織田信秀任命兒子信廣為安祥城城主,加強了武備。而於大夫人的兄長水野信元對於大被休一事耿耿于懷,敵意明顯,對岡崎城更是虎視眈眈。駿府今川始終不棄進京之念。夾在這兩股強大勢力之間的松平家的命運,比今日下雪的天空還要黯淡。

            雅樂助本希望廣忠能借新年大喜日子,對惴惴不安的族人說上一句鼓勵的話,但是,廣忠比去年年末時顯得更加無力。在鳥居忠吉和大久保兄弟等人說到再婚對象田原城主戶田彈正之女時,他也猶猶豫豫,遲疑不決。

            二人走出議事廳,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地嘆了口氣。

            “沒有辦法。城主也太……”阿部大藏低聲嘆道,“真讓人心焦。”

            雅樂助咬牙道:“從年末到現在,他一直獨自躲在內庭喝酒。”

            “這心病何日是個頭啊!”

            “今歲定是多事之秋。您也要保重身體啊。”兩人一起走出了大門。

            “就這樣回去嗎?”阿部大藏問道。

            “不能這樣回去。”雅樂助望著陰沉的天空,用手掌接著飄雪,“要是這樣愁眉苦臉地回去,到家也會被責罵。”

            “我們去散散心吧。”

            “好。”雅樂助一口應允,臉上這才露出苦笑。

            二人說是要去散散心,其實是去看望住在二道城的竹千代。

            竹千代今日在阿貞懷中,讓他那傷心的父親盯視了良久。他面色紅潤,和父親大不相同。廣忠弱不禁風,而竹千代雖才四歲,卻長得頗為結實,口中咿咿呀呀,在議事廳里溜來溜去。廣忠似有不悅,皺了皺眉頭,道:“讓他下去。”又加一句:“別讓他傷風了。”

            無論在誰看來,竹千代都長得更像他的母親於大夫人。不,應該說是更像他的外祖父水野忠政。但是誰也不提他長得像忠政。圓潤的下巴,明亮的眼睛,小嘴一張一合,非常可愛。大家張口便說這孩子像廣忠的父親清康,并寧愿這么認為。每當看到身體虛弱的廣忠,他們便想起勇武的清康,唏噓不已。

            “少主很有精神,簡直和他祖父一模一樣。”走到酒谷時,阿部說著,折了一枝路邊的梅花。

            “給少主的?”

            “是。可是,到少主能上戰場時,我或許已不在人世了。少主就全拜托你們了,希望你們能像這雪中的寒梅一樣不屈不撓地保護他。”

            “哈哈哈……”雅樂助大笑了起來。這是他今日走出家門來第一次笑。“獻上一顆寒梅之心?”說著,他拂去落到老人頭上的白雪,然后自懷中取出一個奇形怪狀的東西。

            “這是什么?”

            “禮物。”

            “秸編的小貓?”

            “是馬,老頭子。”

            “哈哈,是馬。”

            “這是我親手做的--效犬馬之勞的意思。”

            “哈哈哈……”

            這回老人也笑了起來,眼中淚光閃爍。這個小國的武士,對虛弱的主公不離不棄,把希望寄托到剛剛出生不久的幼主身上。

            身為家老,便親手做出了這么一個玩意兒。“他肯定會很高興。沒有比這更好的禮物了。我們走吧。”

            二人不再說話,繼續往前走。雪越下越大,大藏手里的那枝梅花幾被雪裹住。二人不時搖頭甩掉發上的雪,沿著箭樓前行。他們彎腰進了二道城的大門,不約而同地叫了一聲:“請開門。”聲音里含著前所未有的輕快。

            侍女應聲前來開門。他們發現入口處擺放著很多鞋子。“哎呀,大家好像都來了啊。”雅樂助小聲道。

            “早知你們會來,便在此候著。”大久保新八郎在里面大聲嚷道。二人拍拍衣襟上的雪,踏上門前的石板,走了進去。幾乎在同時,傳來了竹千代響亮的聲音。

            “爺爺--”

            “來了,來了。”阿部老人首先坐下。

            這個八疊大的房子裝飾樸素,有些像鄉下農舍味道。正面壁龕上擺著紅白相間的年糕,還有固齒臺和蓬萊臺之類的東西,都十分簡樸。先一步離開本城的鳥居忠吉微笑著抱著竹千代,坐在壁龕前面。大久保兄弟、石川安藝和阿部四郎兵衛也在,他們從乳母的手中接過杯碟,依次傳遞下來。

            雅樂助和阿部并排而坐。“恭賀新年。”他們跪在地上,異口同聲說道。

            竹千代揮舞著小手大喊著“爺爺”。他不管看見哪個家臣,都會叫爺爺。這一聲稱呼讓眾人感到難過。“他是否明白全族人對他的期待呢?”

            “長得和他祖父一模一樣。”阿部拿著梅花走近鳥居忠吉。“來,讓我也抱抱。我要送給他一樣禮物。”他從滿頭銀發的忠吉手中接過竹千代,抱在懷里,眼圈突然紅了。“你祖父當年攻到尾張,對織田不屈不撓。你也要像他一樣啊。”

            雅樂助從懷中拿出玩具馬,把頭扭向了一邊。竹千代這么小便不得不與母親分開;而父親又郁郁寡歡,無法承擔家族的重任。家族也逐漸分化出織田派和今川派,明爭暗斗。夾在兩個強國中間的弱小之國實在悲哀。為了生存,不得不將孩子的母親驅逐。父親悲哀,孩子也難過。不約而回來到這里的家臣們,心中更是凄涼。這些松平家的柱石,將祖輩都沒能實現的雄心寄托在了這個天真的幼童身上。

            可是竹千代卻什么也不知。人越多,他越高興。他用胖嘟嘟的小手接過阿部老人手中的梅花,突然喊了一聲爺爺,用梅枝朝忠吉的一頭白發打去。

            “呵,真勇敢。”

            花瓣四下飄落。大久保新八郎突然大哭起來。一片花瓣剛好落到了他的杯中。

            “新八,你這是為何,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兄長新十郎責備道。

            “我沒有哭,我是高興。看,一片梅花的花瓣落到了我杯里。今年我新八的愿望肯定能夠實現。我是感到高興。”

            “真是能言善辯。你的愿望,莫非是要給孩子買件小棉襖?”

            “哈哈哈,這也是愿望之一。”新八郎哭中帶笑,埋頭喝了一口酒。酒井雅樂助將那個麥秸馬遞給了竹千代。竹千代眼睛一亮。大概也沒能一眼看出這是一匹馬,他緊閉著小嘴,端詳了一會兒,叫道:“汪汪!”然后拿著梅花朝雅樂助頭上打去。

            大家哄堂大笑。人人都想借這個孩子的天真可愛來沖淡廣忠帶來的慘淡心情。

            “這可不是‘汪汪’,這是馬,馬--”

            “馬--”竹千代跟著說了一句,扔掉了手中的梅花,朝玩具撲了過去。

            鳥居忠吉在一旁瞇著眼,微笑著對阿部老人道:“一定要活到少主會騎馬。”

            老人點了點頭,接過傳來的杯碟,將竹千代遞給了乳母阿貞。“我一定長壽。這杯酒我喝了。”他喝完,把杯子遞給了酒井雅樂助。

            石川安藝等雅樂助喝完之后,道:“你最近可聽說過內庭的一些傳聞。”

            安藝輕輕地搖了搖頭,“說城主有了新的女人。”

            “什么?這怎么可能!上房夫人自從回了刈谷之后,城主連阿久夫人那里都沒去過。內庭的嬤嬤們都看不下去,嘆城主用情太專。”

            “原因正在于此啊。”

            “你的意思是……”

            “大概是酒后亂性。半夜沐浴時,把侍女當成了……”

            “侍女?”大久保新八郎從旁插嘴道。

            “不可胡言!”新十郎慌忙阻止了他。

            “他把侍女當成了上房夫人?”

            “聽說她們倒是有幾分像。當時侍女低頭跪在地上,城主有幾分醉意,叫她伺候沐浴。”

            “此事萬萬不可泄露出去。都住口,不要再說了!”石川安藝正說著,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的鳥居忠吉嚴肅地叫道。

            不知什么時候,竹千代自己爬到了壁龕旁邊,把玩具馬立了起來。

            酒井雅樂助抱著胳膊陷入了沉思。雖說亂世無常,但事情發展到如此地步,也未免太悲哀了。當年,正是雅樂助勸說廣忠為了家族著想,迎娶十四歲的於大。這門婚事對于松平家而言非常必要,能保家族平安。但十六歲的廣忠對婚事卻非常反感。於大肯定也一樣。但是初為人婦的於大,不管是對時勢的判斷,還是對人生的領悟,都比她的丈夫要明智得多。她懷著一顆忍耐之心,逐漸感動了廣忠,得到全族老少的信任。最后,竹千代出生了。當時家中所有人的喜悅,雅樂助仍覺恍如昨日。但在這個慘無人道的亂世,任何事都無法完全如愿。這對夫妻,為了家族利益結合到一起,卻又不得不為了家族利益分開。於大的兄長水野信元投靠了織田信秀,岡崎迫于今川家的淫威,只得送走了於大。

            送走於大當日,雅樂助心中的悲痛不輕于廣忠,直到今日,那悲傷還纏繞在他心頭。他知道廣忠無法忘記於大,才不斷勸說他續弦,娶戶田彈正之女為妻。但廣忠的失格還是讓雅樂助無比憤慨。他真想大罵廣忠一頓,這可不是一個可以整日沉溺于情愛的時代。但在生氣的同時,悲哀如潮水一般涌上心頭。廣忠生于弱小家族,無法避免策略婚姻。他對此心懷憤怒,這種不滿折磨著他病弱的身體。

            酗酒,實乃不得已而為之。女人,唉!如果說是因為年輕氣盛,雅樂助倒可以松一口氣。但他竟然酒后亂性,把別的女人……此事未免太過荒唐。他非將才,和乃父清康根本不可相提并論。可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自己實在難辭其咎。“必須去勸說他……”雅樂助正想到這里,鳥居老人異常平靜地對石川安藝道:“你從何處得知這種傳聞?”

            “城主的一個馬夫從侍女處聽來的。”

            “時你未制止他把這事傳開嗎?”

            “當然制止了。”

            “可是,內庭的現狀,仍然令人擔心啊,正家……”

            雅樂助望住忠吉柔和的面孔。

            雪似乎停了,隔扇亮了起來。

            鳥居忠吉住在渡里,不在廣忠身邊。在廣忠身邊管理事務的這些家老,此時并無職名,只是被稱為老臣。岡崎的一切事務都由本多平八郎、酒井雅樂助、石川安藝、植村新六郎和阿部大藏五人負責。

            但是,家中最為年長的忠吉,對于廣忠自是非同尋常之人。忠吉出聲,眾人的視線便不約而同投到了他身上。

            “這種事司空見慣。”鳥居老人意識到氣氛的緊張,輕松地轉移了話題,“我馬上啟程回渡里,因此想請你和大家好好商議此事。和田原的彈正大人聯姻一事至關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那位小姐的品性。是吧,老頭子?”

            “是。”阿部老人點了點頭。

            “并非所有的松平家人都會聚集到這里。”

            “我也是此意,正家。”

            雅樂助點了點頭。還是老人們想得周全。擔心雖有些過分,但也并非沒有可能,說不定什么時候,內庭便會生出異端。

            強大時沒有的爭端,在勢弱時肯定會發生。族人分為織田派和今川派,原本已令人無奈,但就怕有人看到近鄰弱小,生起野心。松平一族便會四分五裂,最終亡族滅家。這種事古往今來都不乏先例。先前有廣忠的叔祖松平信定私通織田,而現在他的叔父藏人信孝也開始頻頻流露微詞。

            “城主如今心亂如麻。若有人趁機散布謠言,那就大事不妙了。”

            “我明白。”

            “還有,竹千代也令人擔心。”

            忠吉回頭看了看在壁龕旁邊無憂無慮玩耍的竹千代,道:“不如和上房夫人在時一樣,讓竹千代公子移住本城大殿,交給緋紗夫人,眾位意下如何?緋紗夫人定會應允的。你們好好商議此事。”緋紗夫人乃先主清康的姐姐、竹千代的姑祖母。

            “把竹千代公子轉移到二道城,看似尊重,其實是輕視。這種地方……不管怎么說,竹千代也是家中團結統一的希望啊。”

            “我們會仔細商議。”雅樂助其實也有同感。為了樹立嫡子的威嚴,他把竹千代轉移到這里,但事后就后悔了。如果家族強大,此事實不必多慮。但現在,就連城中的氣氛也無法讓人放心,雅樂助愈想愈為廣忠感到焦急。雖說尚無憑據,但被廣忠寵幸過的那個女子萬一……

            大家從竹千代的住處退出時,已將近午時。

            竹千代知道將要剩下自己一個人,在阿貞懷中掙扎了起來。他還不會留人,只是伸著手叫著“爺爺”、“爺爺”。大久保兄弟眼圈通紅,隨隨便便辭過眾人,便走出城門,回到了山中。

            “竹千代公子必須回本城……”住在城內的雅樂助把鳥居忠吉送至六勺口,呆站了一會兒,抬頭望著甲山想到。大家都很珍視幼小的竹千代,希望團結在竹千代周圍,根本原因就是廣忠太軟弱。

            分手之時,忠吉對雅樂助笑道:“竹千代公子可是我們一族的馬印。”這句話的意思只有雅樂助能明白,而且確實如此。由于於大夫人的離開和廣忠的消沉,松平族人眼看就要失去自己的馬印。為了再次團結起來,必須把竹千代這面旗幟豎立到廣忠身邊,再迎娶一位比於大更賢惠的夫人。

            雅樂助遙遙望著甲山和登巖山上覆蓋著薄雪的樹木,忽然改變了主意:不能就這么回去!必須回去單獨面見城主!不是簡單的賀年,而是前往內庭,和廣忠喝酒聊天,拉近雙方距離,交心談一談,那才是自己的職責。想畢,他轉身往回走。

            途中他遇到很多武士,個個祝他長壽。雅樂助只是一味低著頭,心事重重,不予理會。雪霽之后,馬上開始融化。風斗葉逐漸吐出了新芽,黑色的土地映入眼簾。“要讓他把握住春天……”侍在廣忠身邊,卻不知道他有了新的女人,真是糊涂透頂!他想在二人促膝暢談之時,摸清這個女子的品性。

            雅東助走進了內大門。武士們驚訝地迎住他。

            “城主在嗎?”他看了看大書院,廣忠不在,火爐里只剩下白灰。雅樂助走上通往內庭的走廊。他故意大聲咳嗽,站在內庭女仆總管須賀嬤嬤門前,喊道:“有人嗎?正家喝多了,想洗洗身子。煩請通報城主一聲。”

        好書呀 - 全本免費小說閱讀網
        書籍 【德川家康1?亂世孤主】 經網絡收集整理,僅供讀書愛好者學習交流之用,【好書呀讀書網】www.kjj22.com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 設置 加入書簽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
        japanese50日本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