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f4whf"></rp>
        <li id="f4whf"></li>

        好書呀 > 德川家康1?亂世孤主 > 第二十七章 粒米日月

        第二十七章 粒米日月

        作者:山岡莊八作品集 發表時間:2019-02-21 21:41:29 更新時間:2021-08-19 21:31:49

            時日如梭。阿古居谷被霧氣包裹,雪花灑落,天正十五年的冬天已然到了。

            久松佐渡守俊勝站在內庭臥房外的屋檐下,向於大講述久松家的歷史,他一臉自豪地遙指著百姓家的炊煙,道:“於大你看,家家炊煙裊裊。身為領主,沒有比此情此景更令我高興的了。”於大點點頭,順著丈夫所指,遙望著阿古居八村的山谷和丘陵。

            “一切得益于我治理有方。阿古居谷產的稻子在尾張乃至三河一帶都是最好的,因為此處多是黏土。大米的美味是我最大的榮耀,我要讓人去菩提寺和洞云院參禪,讓他們品味這句話的含義。”說著,俊勝從懷中取出一張紙,遞給於大。只見上面寫道:

            〖一粒米中包日月

            半升鍋里煮江山〗

            “這一粒米所包含的內容非常豐富--我家家訓,便是要對百姓仁愛。關于我家祖先之事,我都向你說過了吧?”

            於大輕輕搖搖頭。

            “哦。那么我不妨跟你說說。我的祖先是營公之孫英比磨,他當年坐船漂流至大野,然后來到阿古居,并在此定居下來。”

            “這您已經說過了。”

            “哦,講過了?”俊勝若無其事地頷首道,“我們的祖先絕無強取豪奪,趕走原先的主人,而成為這個山谷的領主。他們始終以德為本,以德服人,最后得到此處百姓的信任,成為領主……”

            這些話於大已經聽過兩三遍了,但她仞然像第一次聽到似的點點頭。

            “這一點岡崎無法與我們相比。”俊勝再一次提及岡崎。於大心如刀割。

            “水野家在緒川修建了氣派的乾坤院,虔誠地為祖先和領民們祈福,自當別論。但松平氏卻來歷不明。他們憑借武力,肆意掠奪近鄰,逐漸發跡,成了土豪。因此,他們合該走向滅亡……”

            於大漠然地將視線從丈夫臉上移開,看著洞云院旁松樹對面的屋檐。屋檐上歇著的三只鴿子,被雨淋濕了羽毛。於大發現中間那只似是幼鴿,不禁心頭一熱。如果岡崎真的那么沒有德行,那么即便自己以死謝罪……她始終無法忘記岡崎,這種留戀悲哀地擊打著她的心。母鴿探出身子,開始為自己的孩子梳理羽毛。

            “你在看什么?”俊勝突然豪爽地笑道,“噢,是那對鴿子啊。哈哈。我的心情和你一樣。我希望我們也能盡快有那么一只小鴿子……”

            於大一邊胡亂地點著頭,一邊深感自己罪業深重。丈夫如此真誠地愛著她,而她心中至今只裝著廣忠和竹千代。竹千代是她的孩子,即使一生不能忘懷,神佛也會原諒她。但是,身為有夫之婦,居然留戀不是丈夫的男人。心中裝著前夫,卻將肉體交給俊勝,真是不貞之人。出嫁之前就已下定決心,但為何還放不下呢?

            不知何時,俊勝已經靠到於大身邊。“安祥一戰,廣忠差點喪命,但他不知悔改,仍然企圖奪回安祥城。如此執迷不悟,真是上天給他的懲罰。安祥城本不屬于松平氏,合該被人奪去。但他們卻忘記了搶奪他入城池之事,只記得城池被他人所奪。聽說這次他通過田原、吉田兩家向今川氏求援。”

            “這么說,又要開戰了?”於大吃驚地看著丈夫。俊勝愜意地笑了。“據傳田原彈正一口拒絕。”於大松了一口氣。她實不愿看到病中的廣忠再次勉強出戰。

            “戰敗之后,岡崎內庭也亂作一團。夫人和側室爭寵,夫人回娘家訴苦,田原家因而拒絕岡崎提出的要求。這都是傳言,我也不清楚詳情。”

            “田原夫人向娘家訴苦?”

            “總之,是女人之間的爭斗。織田氏看準了岡崎的命脈,正在籌劃對策。岡崎最后總要請求今川氏援助,條件或許便是送人質過去……”

            此時,一個下人來請俊勝去外庭。於大拉上隔扇,呆坐下來。如果岡崎為了得到今川氏的支持而不得不送去人質,會是誰呢?不會是田原夫人。是阿久夫人所生的勘六,還是讓她牽腸掛肚的竹千代?

            天色漸暗,雜亂的雨點愈加無情地敲打著於大的心。於大猛地起身,久久凝視著外邊。

            自從她離開,岡崎城兇報連連。敗戰、重病、內庭的混亂……無一不讓她心痛。“難道是被上天詛咒……”於大忽然想到這里,不禁全身發冷。她覺得那詛咒來自于她,來自她對丈夫的不貞,導致種種不幸降臨。這難道就是佛家所謂的報應?

            於大悄悄地望望四周,走近房間一角的衣柜。在那衣柜里,她背著俊勝秘密地藏了幾件始終難以割舍的不潔之物。

            一個帶葵花紋的天目臺,竹千代出生時留作紀念的“是”字香盒,還有一個無紋蒔繪香盒,是於大生母華陽院的心愛之物。已是傍晚時分,於大將這些物品擺放在隔壁房間的地板上,睹物恩人,她的心顫抖起來。天目臺乃是廣忠當年到她房中時用的茶碗,現在勾起了她的回憶。看到“是”字香盒,就想到了竹千代。而蒔繪香盒則是母親的。這一切無不表明她對岡崎城執著的思念之情。還有比這更為不貞之事嗎?她嫁給俊勝時,本已死心,但這些東西卻讓她如此執著,不斷引著她心緒難安。她隱約看到了竹千代的臉龐。聽到了廣忠的聲音。母親也出現了,頭戴紫巾,眼睛和於大毫無二致……

            “啊……”於大擁著這些物件,失聲痛哭。只要它們在,自己就無法全心全意做俊勝的妻子。她究竟應如何處理這些東西?保留這些東西是為不貞,但此事又非焚燒扔掉這些物件所能解決。這些物什與佛陀之愿相背,是該處理它們的時候了。為了竹千代、廣忠和母親能夠得到幸福。現在的丈夫俊勝也能……離開俊勝,還是斬斷對廣忠的情絲?必須作出選擇,否則便永不心安。

            “於大!”突然聽到有人喚他,於大猛地站起身。

            “哭什么?你怎么了?侍女們惹你生氣了?”俊勝已經悄悄地站在了她身后。

            於大慌張起來。她不想讓俊勝發現她在自責。如果她的心思被俊勝看透,俊勝將比她更為不幸。

            按照於大的本性,看到別人的不幸,她便會比自己不幸更加心痛。想到這里,她趕緊挪到俊勝身邊。“請原諒,掃您的興了。您好不容易這么有興致。請原諒。”

            俊勝大吃一驚,他從未見過於大的這種態度,不禁伸手擁住了妻子。懷中,柔軟的身體激動地顫抖,俊勝的手掌感覺到柔和的節奏。

            “我,”他說道,“我感謝上天將你送給我。因此,今天我將領民的賦稅減了兩成。我不能獨享世間之福。一粒米中也包含著天地間豐富的道理。”於大更緊地偎依在俊勝懷中,嚶嚶地抽泣。

            俊勝繼續說道,“我覺得,如果我們之間還沒有孩子,可能是佛祖在責怪我的德行尚有欠缺。我今后一定會少殺生。好了,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天色暗下來。俊勝并沒看到於大的那些舊物。她本能地將那些東西遮蓋住。善良而坦誠的俊勝讓她心疼不已。

            侍女掌燈進來。燈光下,俊勝起身準備離去。他自然看見了那些東西。

            “辛苦了。我要在內庭用晚飯。你去告訴廚下。”

            侍女正在安放燭臺,俊勝歪著頭,頗感興趣地拿起華陽院那個蒔繪香盒。於大不禁屏住了呼吸。她還沒想好怎么解釋這一切,就被俊勝發現了。

            “噢,真是上等的漆器!”俊勝取下盒蓋,放到鼻子下聞了聞。“這是什么東西?”

            “這……”於大努力不讓俊勝受到傷害,“是母親的心愛之物。”

            “啊,是那位……”俊勝點點頭,逐一措辭,“現在她被稱為太夫人華陽院,是嗎?實乃福淺之人。”

            “是。她如同世間的棄兒……在岡崎城的偏僻一隅苦度余生。”

            俊勝也十分清楚華陽院的事。她當年艷名運播,因此而多次轉嫁,實是個可憐的女人。她是足輕武士官野善七之女,因為天生無比貌美,遂被大河內鄉的領主左衛門佐渡元綱收為養女,作為元綱的工具被迫不斷嫁人。幾次改嫁后,她被水野忠政娶到家中,并為他生下五個孩子,之后,又被迫嫁到松平家……真是命運多舛。

            當年水野忠政與松平清康和解之時,在刈谷城外椎木邸舉行了酒宴。酒席上,夫人被松平清康看中。斯時,她比清康年長六歲,但看上去卻只有二十來歲。豪放不羈的清康見到她,便希望將這五子之母作為戰勝之物……

            “原來是看到母親的紀念品而哭泣……”善良的俊勝這么想著,於大在他眼里顯得更加楚楚動人。

            “你母親去岡崎之前,確已和刈谷城解除婚約,并在城外的椎木邸住了一段時間,此事當真?”

            “是……是的。”

            “身為水野……之妻,是不能嫁到岡崎城的。真是悲慘!你還記得那椎木邸嗎?”

            “記得。”

            “據說現在刈谷人還稱那里為夫人居。大概是仰慕夫人的高貴品質,那個稱呼甚至流傳至今。單憑這一點,就決定了松平氏必將走向末路。”俊勝說完,拿起了廣忠的天目臺。

            於大不禁緊緊閉上雙眼。天目臺上清晰地鐫刻著葵紋。如果俊勝從中嗅到廣忠的氣息,該如何是好?她緊閉雙眼,內心不斷祈禱。丈夫并非不討人喜歡。他雖無勇猛的霸氣,卻有如春天般溫暖的善良。她不能深愛他,秘密就在于他手里拿著的那個天目臺。

            “上面刻著葵紋呢。”俊勝說道,“是件珍貴的漆器。”然后他便靜靜地放下了。於大哭倒在地。

            無疑,俊勝將天目臺也當作了於大母親的心愛之物。丈夫的善良讓於大無地自容,她對自己的深重罪業備覺心痛,居然欺騙如此善良的丈夫。

            “我明白。”俊勝道,“大概再也不會有比夫人……比華陽院夫人更不幸和悲哀的美麗女人了。生得太美,也是一種不幸。但哭泣無濟于事。我們一起祈禱她余生安穩平靜吧。好了,飯來了。不要讓家臣們看到你的眼淚。”

            已經人夜。好像起風了,洞云院的老松發出天籟之聲,角樓也傳來陣陣松聲。俊勝等於大停止哭泣后,安心地吃完飯,才回到外面的臥房。他走后,於犬才開始吃飯,但她根本沒有食欲。

            母親、竹千代、廣忠和俊勝,在她混亂的感情旋渦中如風車般飛速轉動。她早早地鋪開被褥躺下了,但無絲毫睡意。子時兩刻,於大終于還是坐起身,規規矩矩地祈禱起來。如果不能擺脫這一切煩惱,她便心中難受,連呼吸都似要停止。她強迫自己忘掉一切,開始念誦《觀音經》。

            東方泛白時,於大突然驚醒過來。庭院里的掃地聲驟然停止,傳來“咚咚”的敲窗聲。

            “誰?”於大慌忙穿上衣服,匆匆推開窗戶。

            站在庭院里的,是改名竹之內久六的兄長藤九郎信近。於大發現,雨已經停了,但濃霧彌漫,還聽不到小鳥的叫聲。看到她,信近立刻單膝跪地,道:“在下有件小事稟告夫人。”

            於大環顧了一眼四周。

            “岡崎和尾張的爭端,好似遠未結束。”

            “又要開戰了嗎?”

            “是的。據說年后織田氏將進攻岡崎,作為對去年一戰的還禮。”於大的肩膀劇烈顫抖了一下,沉默不語。這件事她已聽丈夫俊勝提過。俊勝認為,岡崎人根本無招架之力,這次肯定會被摧毀。

            “織田彈正大人驍勇善戰,他看到廣忠疑神疑鬼,屢屢懷疑家臣,已定暗中離間上和田松平氏的三左衛門,讓他與安祥城的藏人信孝同時發起進攻,爭取一舉消滅岡崎。”

            “這是真的?”

            久六垂下頭,輕輕搖首。“大概不是真實意圖吧。”

            “他們究竟想干什么?”

            “出于對這種傳言的畏懼,廣忠也許會向駿河的今川氏求援。他已經三次向今川氏派去使者。”

            “那么,所謂人質的事也是真的?”

            久六靜靜地抬起臉,盯著於大。“是,人質已經定下來了。”

            “已經定了?”

            “是。是竹千代。”他看到於大臉上變色,繼續平靜地說道:“在下認為,夫人收藏的東西還是捐給寺廟為好。”

            於大沒有回答,她已經淚流滿面。竹千代生于臘月二十六日,現年僅五歲,就已與母親分離,現在,他竟又要離開父親。良久,她長嘆一聲。久六眸子熠熠生光,無言搖頭。

            “也許是因為田原夫人反感竹千代。但無論如何,久松大人屬于織田一方,萬一發生意外,或許會累及夫人。所以那些從岡崎城帶過來的東西,必須盡快……告辭了。”久六也快要流淚了。他背過臉,站起身,拿起笤帚,消失在晨霧中。

            於大眼神里閃現出絕望,兄長的背影消失后,她幾乎癱倒在地,雙手合十祈禱起來。

            不知何時,窗外的小鳥開始歡快地歌唱。

            久六顯然是來提醒於大:如果繼續秘密收藏舊物,則很有可能被織田家疑為暗中勾結岡崎。於大卻不那樣想。她認為自己的不貞違背了佛義,從而給周圍人帶來不幸。

            得到俊勝的許可后,於大招來城中的畫師,讓他繪了自己和母親的畫像,又添了兩個牌位,以供奉菩薩為名,將那些物品獻給水野家廟。

            十多日后,畫像繪好了。畫師見過於大,卻沒見過岡崎城的華陽院。大概是因為於大描述得不夠準確,畫像根本不像華陽院。母親不是這樣的,於大心想,接著又想,這樣也罷。她改變了想法,人生如夢,只要一心為家族和親人們祈禱平安,便是足夠。她覺得畫像中人物的姿態正好流露出這種心境。

            母親是自己的一面鏡子。不,更準確地說,自己才是一面反映著母親身影的鏡子。於大將那兩幅畫像命名為“鏡影”,擇了個晴朗的冬日,離開了阿古居城。

            她請示丈夫后,帶竹之內久六同行。於大不坐轎,便是希望能夠一步一步忘卻過去的自己。曾經作為廣忠之妻的於大,從這天開始已然死去,她只是久松佐渡守俊勝的妻子。她要徹底變成一個平凡、善良的女人。這樣,佛祖大概就可以大發慈悲,保佑竹千代了。

            看著手攜那些紀念品和畫像的久六,於大便覺人生如同一場悲傷的夢。如今,誰也不會認為他就是藤九郎信近、刈谷城主的弟弟。

            二人沿著落滿枯葉的羊腸小道,向緒川走去。緒川的乾坤院是水野家祖祖輩輩供奉的寺廟。但是,一看到那高大的山門,於大的心惰突然變了。兄長下野守信元身在織田陣營。如果有人看出松平家的東西被供奉在此,也許會惹出大事。

            “久六。”

            “夫人。”

            “這些東西,還是獻給刈谷的楞嚴寺吧。在那座寺里,有我的兄長信近的墳墓。”

            信近也知道自己的“墳墓”在那里,道:“遵命。”

            于是,二人又穿過蕭瑟的田野,向刈谷而去。天空響晴,枯樹卻發出哭泣般的聲音,在風中搖擺。

            從緒川坐船,到了刈谷,船在熊邸后面一棵松樹下靠岸了。從前,這里有個擅長彈琴的長者,他的居所成為源、平、藤、橘等從京城出發到東方去的貴人們途中的歇腳處。那位長者的養女喜歡上了某位貴人,在他離去后仍難以忘懷,將滿腔思緒付諸琴聲,郁郁而終。因為那個傳說,這棵松樹被稱為“琴松”。

            松樹右邊的樹叢,便是當年的藤九郎信近遭伏擊之處。但令二人更感悲傷的,是那座位于熊邸通往楞嚴寺途中的木房子。那里的樹木仍在冷風中搖晃著枯萎的枝干,一想到華陽院曾在那里以淚洗面,二人愈覺難以忍受。母親被迫拋下五個孩子,嫁到岡崎。想起母親,於大覺得自己的不幸實微不足道,但枯樹的聲音又讓她愈是抑郁,她不禁加快了步伐。

            久六想必也是同樣的想法。“夫人,莫要再看了。”每當於大停下腳步,他便轉過身去催促。到楞嚴寺時,未時已過。被寺中和尚領進去,二人首先參拜了從緒川移過來的父親之墓。

            下野守信元和寺中和尚因連歌而成為朋友,在此新開辟了一小塊墓地,在墓地角落里豎著墓碑,但上面并未刻有藤九郎信近的名字。

            久六終以兄長的口吻對於大說道:“藤九郎信近的墳墓已經長滿苔蘚。於大小姐也可以將煩惱埋葬于此。一切都可以改變……”於大點點頭,半晌沒有說話。

            老和尚匆匆迎了過來。這位年近七旬的和尚,雖然看似平靜如水,白眉下的一雙眼睛卻透露出清澈的光芒。“既已參拜完畢,貧僧想請兩位喝碗茶。請!”他們跟著老和尚,來到客殿。久六拿出諸物擺到老和尚面前。

            “好生奇特!”和尚說完,便靜靜地盯著他們。半晌,和尚點點頭,好像參透了久六和於大的心思。“二位的心意,將來定能修出善果。請放心!”又以是自言自語道:“一粒稻谷也蘊涵著無限的因緣。”

            於大心中感慨萬千,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久六站在於大身后,目光沉郁地接過茶碗。枯木還在墓地對面的樹林里嗚嗚作響……

        好書呀 - 全本免費小說閱讀網
        書籍 【德川家康1?亂世孤主】 經網絡收集整理,僅供讀書愛好者學習交流之用,【好書呀讀書網】www.kjj22.com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 設置 加入書簽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
        japanese50日本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