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f4whf"></rp>
        <li id="f4whf"></li>

        好書呀 > 德川家康1?亂世孤主 > 第二十八章 人質啟程

        第二十八章 人質啟程

        作者:山岡莊八作品集 發表時間:2019-02-21 21:41:33 更新時間:2021-08-19 21:31:49

            轉眼便是天文十六年初秋。

            田原夫人很久未見兄長了,今日,她在房里見到了他。她一看見兄長,便雙頰泛紅。當年她在宣光的護送下從田原城嫁到岡崎,轉眼已過了兩年半。

            宣光一邊拿扇子扇風驅趕酷熱,一邊坐了下來。“這兩年過得好嗎?”

            他微笑著問道。田原夫人不知該如何作答。在過去的兩年半,她說不上幸福,也并沒有不幸。婚后第一年,她每日悶在房里,肝腸寸斷,然后開始和側室阿春爭斗。那場爭斗最終傳到田原城,宣光之弟五郎一怒之下,居然派刺客到岡崎城刺殺廣忠,頓時使岡崎城陷入一片混亂。后來,今川氏進攻田原同族戶田金七郎的吉田城,岡崎也奉命加入……這兩年半,無疑是多事之秋。其間,只有兄長宣光一直在維護著她。也只有宣光知道,她牽掛著廣忠。

            “最近和廣忠如何,還和睦嗎?”

            “嗯……還好。”夫人的回答仍舊含糊不清。

            在老臣們的周旋下,阿春總算被冷落到一邊。廣忠和她終于有了夫妻之實。但廣忠總是很消沉,他確實太忙了。

            “哥哥我很擔心你。女人的幸福,男人似乎無法體會。”

            田原夫人沒有回答。過了片刻,她問:“竹千代的行程已經確定了嗎?”

            宣光一聽,不禁面露難色。“真喜……你要明白,這種時候,我想暫且把你帶回田原城……”他謹慎地看著窗外。“這一次,岡崎城是戰略重地。如今,得帶著竹千代去見見母親……也算確立名分。”

            織田氏要發動進攻的傳言已經如潮水般在岡崎城蔓延開,形勢已經十分嚴峻。今川義元必不會束手就擒。他的目標不是西三河,而是京都。而織田已經將勢力擴張到通往京都的大道,今川氏要想實現夙愿,勢必先踢掉這塊絆腳石。因此,從松平家索取人質,讓岡崎人作為先鋒為今川氏賣命,便成上策。

            最近岡崎城每天都在討論如何將竹千代安全送抵駿府。戶田宣光今日也是作為今川方的部將,前來商量此事的。

            聽了宣光的話,田原夫人不解地看著兄長,她不太明白他話中的含義。

            “您是說為了和母親見面……”

            “不,我是說……在送竹千代的時候,順便讓他去見見……難道父親大人和五郎沒有來信提及此事嗎?”

            夫人輕輕搖搖頭。她和廣忠不和之事,在和阿春爭斗時已經傳到了田原城,父親非常生氣,弟弟五郎甚至勸她和廣忠解除婚約。夫人當然沒有離散的打算,因此不了了之,但她并未收到什么書信。

            “實際上……”看到夫人一無所知的樣子,宣光又拿起扇子拍打著略顯肥胖的胸脯,“送竹千代到駿府去的隨從和路線,今晨已經決定。”

            “走什么路線?”

            “考慮到陸路也許有敵人,決定從西郡經海路到大津上岸,在潮見坂的臨時住處等待今川家來迎接。因為潮見坂離田原城很近,所以,或許會帶竹千代去田原城拜見母親。你也一起去?”夫人還是微微搖了搖頭。她要用情意為廣忠填補竹千代離去之后的空虛。

            “哦,你不去?”宣光嘆道,“我不得不說,這次人質事件,對廣忠恐有不利。”

            “什么?”

            “廣忠認為此舉可以得到今川氏的支援,但今川卻沒有這樣的打算。他們正暗自盤算,只要人質到手,便可讓松平的精銳部隊作為對付織田氏的先鋒。勝不利,敗亦不利。總之……”說到這里,宣光看了看周圍,“此城面臨著極其嚴重的危機。你還不回田原城嗎?”

            田原夫人又輕輕搖搖頭,“無論發生什么事,真喜愿意死在這座城中。”

            “唉!只好隨你了。女人的心,男人真是無法理解,但又好像略知一二。”宣光突然悲傷地皺起眉頭,但接著又微笑了。“於大夫人對這座城情有獨鐘,但也不得不離開。阿春最終也被你趕走。也許你與廣忠最有緣分。只要你努力去爭取,定會成為最幸運的那個女人。”

            說畢,宣光緩緩起身道:“那么,請保重身體。”看著眼前并非天生聰穎的妹妹,他又一次重重嘆了口氣,出去了。

            送走兄長,夫人回到臥房后不久,廣忠便來了。獨眼八彌先行前來通報,自從上次安祥城之戰中大腿負傷,八彌走路便有些瘸。他站在夫人門口,大喝道:“主公和少主到!”隨后便消失在大門外。

            自從阿春事件發生以來,這位三河武士的臉色變得更加嚴峻,再也沒有看過新城的女人們一眼。經過田原夫人斡旋,沒有追究侍女阿楓的責任;而獨眼八彌則仍然作為貼身侍衛守護在廣忠身邊。無疑,他今天也極不愿意看到匆匆忙忙出迎的阿楓。

            出來迎接的女人們都噤口不言。廣忠臉色很不好,眼下泛青。酒井雅樂助也抱著竹千代走了進來。下人們照例去了門邊的側室,只有雅樂助直接走進內庭。

            “雅樂助,你等一下,我抱竹千代進去。”語氣如此沉重,雅樂助無法拒絕。

            于是竹千代被移到父親懷中。雖然虛歲有六,但出生于臘月二十六的竹千代,實際上不過四歲零七個月。竹千代人如其名,讓人想起孟宗竹筍,將來的健壯和高大遠非其父可比。細長的眼睛、扁平的嘴唇,給人不善言辭的感覺,但大概是由于好奇心強,卻是非常愛說話。被父親抱起后,他口齒清晰地說道:“父親大人,竹千代要自己走。竹千代太重了。”

            但廣忠既沒笑,也沒回答,徑向內庭走去。父子二人被田原夫人迎進方才戶田宣光待過的房間。

            “辛苦了。”竹千代照家臣的教授,在父親懷里沖田原夫人說道。廣忠終于苦笑了。“竹千代,這是你母親。”

            竹千代聽后,晃著腦袋道:“辛苦了,辛苦了。”

            田原夫人的眼睛突然淚光閃爍,她并不是因為竹千代的問候而高興,而是廣忠那一句“這是你母親”讓她百感交集。

            廣忠抱著竹千代走到上首坐下,田原夫人則在旁邊布墊上坐下。如果可能的話,她想將丈夫永遠擁人懷中,永遠與廣忠待在一起。她不想讓任何人接近這二人世界。一心想得到丈夫的愛,田原夫人立刻向竹千代行禮。“愿竹千代茁壯成長。”她雙目含情,伏在地上。

            “不要客氣,請起吧。”竹千代搶先答道。

            “噢,少主真是天性豁達。”田原夫人被竹千代的話壓著胸口,竟然忘記了伸手接他。

            “竹千代,”廣忠道,“好了,讓母親抱抱你。這一別不知何時才能再見。”

            竹千代離開父親的懷抱,不情愿地坐在褥墊上。

            廣忠又苦笑了,“不認母親。看來讓他臨別時來辭你,是我的失誤。”

            “沒關系。”夫人又跪在丈夫面前。無論竹千代對她如何不敬,廣忠親切的話語已讓她心動。

            “他沒見過我,不認也不為過。真喜姬衷心祝愿他此去駿河一帆風順。”

            “沒見過便不為過嗎?”廣忠以為她在諷刺,“如果不讓他來見你就出城,是對你的不敬。我帶他來,你也瞧瞧他。”說完,他緊閉雙唇,望向窗外。松樹依然那么蒼翠。白云悠然往來。酷暑的中午仍無一絲風。連白色的狗尾草,也還是往年的模樣。只有人,每時每刻都在變化。生者必亡,合者必分。

            廣忠還記得,他也曾經被父親抱到這里,來見於大的生母華陽院。如今,他又帶著於大所生、也是自己最愛的孩子來到了別的女人面前。父親不在,於大不在,阿春也不在。明天,竹千代也將要離他而去了。留在這里的,只有令他毫無感覺的田原夫人和他自己。這一切真如夢幻一般。孤獨和人生無常之感席卷了廣忠。

            “竹千代要去駿河嗎?”他突然聽到一個稚嫩的聲音問道。

            “到駿府去做客。駿府里有味美的果品。”

            “啊……竹千代。”

            “那么,我們就此別過了。請母親大人保重。”

            “是……是。我記住了,記住了……”

            “父親大人,我們回去吧。”

            廣忠一直緊緊地盯著竹千代,突然,他嘴唇顫抖著,飲泣起來。

            “你去叫雅樂助來,我還有話對夫人說。”他對緊張地候在一旁的阿楓說道。“從西郡坐船到大津,在那里換走陸路。途中也許需要田原家的關照。此事令兄告訴過你嗎?”

            竹千代詫異地仰頭,望著扭過頭去、強忍淚水的廣忠。

            雅樂助帶著竹千代回去了。竹千代規規矩矩向父親行禮,極不愿意地被抱走了。他依然沒向田原夫人行母子之禮。

            此前對這位母親一無所知的竹千代,突然之間根本無法接受這一切。無論誰的命令,這個孩子也決不執行。這又令廣忠悲傷。性格堅強者固然有大作為,但他又擔心強者易折。而且今川義元是妄自尊大之人,因小小失禮就可以和人翻臉。這個桀驁不馴的孩子肯定會惹惱義元。但為了保全松平家,廣忠別無選擇,只能將竹千代送去做人質。

            廣忠最近身子極弱。今天特意帶竹千代同來,也是他軟弱的表現;和當初不讓田原夫人到本城時相比,廣忠如今軟弱多了。

            “夫人,”只剩下他們二人后,廣忠凝視著院中的榛樹,“宣光對你說了些什么?他不會說讓你將竹千代送到田原城下吧。”

            田原夫人緊緊依偎在廣忠身上,她全身發熱。每月只相見一兩次。看到廣忠的身影,聽到他的聲音,就足以讓夫人熱血沸騰。她仔細體味廣忠話里的含義。“妾身決不離開您半步。他說決不要離開……”

            “他是那樣說的嗎?”

            “是。當然了。真喜姬對大人的……”

            “是嗎?那么,竹千代此行就安全了。實在感激不盡。”

            因為今川義元曾經令人進攻戶田金七郎,所以岡崎城到駿府途中必埋伏了很多金七郎的殘部。而能夠壓制那些殘部的,只能是同族的戶田父子。

            廣忠放心地點點頭,田原夫人突然伏在丈失膝上失聲痛哭起來。她自己也不清楚為什么哭。她一邊哭,一邊扭動,身體逐漸發燙。“大人!請您不要悲傷。真喜……真喜……看到您的眼淚,比死都難過。”

            廣忠沉默了。

            鐘聲響了起來。那悲戚清澈的聲音聽來就是讀經的聲音,好像在為明天離開這座城的竹千代誦經超度。“真不吉利!”廣忠正這樣想著,那清澈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在松樹和榛樹之間索繞。他回過神來,發現夫人緊緊地抱住他的膝蓋,在低聲哭泣。

            夕陽中,哭泣聲趕走了廣忠的傷懷。夫人滿臉淚痕,依在他膝上,身體發燙,黑發中滲出汗滴。此情此景令廣忠感慨不已。

            “這個女人究竟是為了什么而活?”廣忠并沒推開她,單是靜靜地看著她。

            廣忠想流淚。在於大和阿春身上都未曾體會到的壓迫感,讓他喘不過氣。這也許象征著他的體力在衰弱。

            先是被迫和於大解除婚約,現在又面臨和竹千代的生離死別。對沉浸在人生無常之感中的廣忠而言,女人無休無止的欲望就像是在挑戰他,挑戰正在嘲笑哀傷和理性的他。

            “田原,起來!”話語中蘊藏著強烈的怒氣,廣忠狠狠地將夫人推開。

            “啊!”等待廣忠愛撫的夫人不可思議地仰望著丈夫。

            “太熱了,快扇一扇。”

            田原夫人含怨拾起地上的扇子,但她沒有反抗,默默地扇起風來。

            若是以前,廣忠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憤怒,繼續留在這間屋子。但今天他雖然生氣,卻立刻緩和了語氣。

            “夫人。”

            “嗯。”

            “或許這一別,再也見不到竹千代了。”

            “不要說不吉利的話。您是海道聞名的神射手。”

            廣忠沉默了一會兒。“生命如此孤獨。”他悵然道,“我們愉快地生活吧。好嗎?”

            田原夫人咬著嘴唇哭泣起來。將竹千代作為人質送走是松平家的不幸,但這不幸似乎給她帶來了幸福。女人的幸福,也許就是這樣滑稽。

            田原夫人一邊哭泣,一邊繼續給廣忠打扇。只要廣忠高興,她能夠默默地為他扇涼,希望成為一個令他流連的女人。

            “好了。”廣忠道,“你能為我寫封信給令兄,以確保無事嗎?”

            “是,怎么寫?”

            “將竹千代交代給他。我最不放心的,是潮見坂至曳馬野一段路程。麻煩他照顧,可以嗎?”

            “是。”

            田原夫入收起扇子,坐到書桌前。此時,大門處傳來獨眼八彌的聲音。

            “主公!有人前來迎接。少主要出發了。”

            岡崎的家臣站在大門兩側,戶田宣光從他們中間走過,耳邊不時傳來家臣們鄭重的叮囑聲。“拜托了。”

            “請放心。我會盡力。”宣光漫不經心應著,走向大門外的馬匹。

            鳥居忠吉和酒井雅樂助特意走到大門外,再次叮囑宣光:“少主是大人的外甥,對于我們,則是明天唯一的希望。無論如何,請大人多關照。”

            宣光點頭上馬。

            竹千代定于次日卯時離開岡崎城。

            先用轎子抬至西郡,然后走水路去渥美郡大津港,宣光則先行一步。松平人負責護衛竹千代至西郡。再往前,便不是松平氏的勢力范圍了。廣忠放心不下,老臣們也再三拜托戶田家。

            宣光正要出城,十二位騎兵追了上來。他們身著流行的西洋戰服,手持長槍。一行人離開了岡崎城后,一人縱馬上來,和宣光并轡而行。

            “哥哥,廣忠不會知道這一切吧?”此人正是宣光之弟五郎。

            宣光沒有回答,而是揮鞭加速,和其他人拉開了距離。

            “這一次,要讓那些自以為是的家伙嘗嘗我們的厲害。”五郎在馬背上“呸”地吐了一口唾沫。“他們不知天高地厚,事事侮辱我們家。自從聽說他不讓姐姐住進本城,我就發誓要讓他們見識見識戶田家的厲害。”宣光仍然不答,又加快了馬速,五郎趕緊追上去。“姐姐肯定會以送竹千代的名義來田原城吧,哥哥?”

            “你聲音太大了,五郎。”

            “不,他們遠著呢。誰聽得見?”

            “上船之前都不能大意。注意風向。”

            五郎趕緊抓起槍,故意晃了晃左手。“真是天助我們啊,哥哥。”

            “什么?”

            “若竹千代沒到駿府,而是去了尾張,天下都會震動。”

            宣光不語,只是看了弟弟一限,抬眼望著右方的天空。從海上吹來習習涼風。天空白云悠悠。夕陽將人馬的影子拉得細長。

            如果經戶田之手將竹千代送到尾張家,妹妹以后怎么辦,宣光的腦海里,妹妹的身影揮之不去,他不禁連連嘆氣。

            “真是輕率、莽撞……”他的嘆息聲中,含著責備。

            考慮到潮水、風向和月光,戶田兄弟決定半夜從西郡上船。上船前,他們決定在莊屋蒲右衛門家中稍事休息。

            “你難道沒感覺到這附近有埋伏嗎?”當宣光與蒲右衛門寒暄時,五郎嘻嘻笑了,“那很好呀,哥哥。說不定他們跟我們一伙呢。”

            “少說話。”宣光低聲訓斥道,然后走進客廳。茶水奉了上來,眾人忙著準備飯食,趁四下無人,宣光才對弟弟道:“真喜姬不回田原。”

            五郎霎時呆住,顯然在為自己考慮不周而懊悔,他滿臉通紅地望著哥哥道:“什么……你說什么?姐姐要留在岡崎城?”

            “那是她的心愿。”

            “不行……那樣的話,姐姐會被廣忠撕成八瓣。那不行!”

            宣光銳利地瞥了五郎一眼,“那怎么辦?”

            “怎么辦?你問我,我正要問你呢。父親對岡崎協助今川消滅同族戶田金七郎的行為十分憤恨,決不會就這么放過廣忠,他要求我們無論如何要將竹千代劫持,這也是因為他對姐姐的侮辱。”

            宣光輕輕握住手腕,微閉雙眼。

            “不讓姐姐住進本城,已經極端無禮;居然還與下賤女人鬼混,將妻子扔在一邊……這種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只要一想到姐姐那般無望而孤寂的處境,就肝腸寸斷!”

            “……”

            “你怎生不語,兄長?你欲在此時向我和父親大潑冷水?”

            宣光忽然看了看周圍,“別那么大聲,五郎……潑冷水也無濟于事。父親大人已經和織田氏約好,送竹千代過去。”

            “將竹千代交給織田氏后,姐姐怎生是好?”

            “五郎,對于父親和你的計劃,我想法有所不同。”

            “想法不同?你是說,廣忠對姐姐的侮辱不必計較?”

            宣光緩緩點點頭,他站起來,警惕地打量著庭院周圍。月亮尚未出來,黑夜伸手不見五指。不知從何處傳來松蟲的嗚叫聲。

            “五郎……”宣光又坐下,道,“你出身正宗,不覺得自己考慮欠周嗎?”

            “考慮欠周?”五郎全身發抖,反問道,“你認為考慮欠周?正因為我們家族乃整個戶田氏的核心,所以必須要有武士的氣節。”

            “哼。”宣光又輕輕閉上眼睛,“你所說的那些事,難道不是在丟武士的臉?廣忠和真喜姬已經十分融洽了,怨恨早已冰融雪化。”

            “消失?那么,你是認為應該停止劫持竹千代的計劃?”

            宣光沉穩地搖搖頭。

            “還要繼續嗎?劫持竹千代后,任姐姐被岡崎人殺害?”

            “正因為我不想看到真喜姬被殺,才一片真心推進你們的計劃。”

            “哥哥的真心是什么?”

            “五郎,我同意在途中劫持竹千代,并不是因為憎恨松平氏。相反,我是替松平氏將來著想,才決定推進此計劃。”

            “為松平氏著想?”

            宣光輕輕點點頭。“所以,我說自己與你不同。你只要看看同族戶田金七郎的下場,就明白了。今川義元陰險無比。他想以松平人質要挾岡崎人成為對抗織田的先鋒。松平勇士因為幼主被扣,肯定會拼死一戰……今川義元若如愿進京,岡崎則成了一無所有的空虛之城。若是那樣,你認為今川義元還會輕易讓竹千代繼承松平氏的大業嗎?不,他會派親信入城,然后制造借口滅了松平氏。廣忠對此一無所知。更準確地說,他被眼前的仇恨蒙住了眼睛,正在走向滅亡。與其那樣,不如將人質送給織田家,以喚醒廣忠的迷夢。我覺得,這才是我們作為真喜姬娘家應當做的事。”

            五郎沉默不語,望著宣光。為了拯救松平氏而劫持竹千代,這種理由確實在他想象之外……

            “不!”五郎對宣光道,“總之,無論如何都要劫持竹千代!一旦知道竹千代被劫,廣忠大概不會放過姐姐,到時候怎么辦?”

            “五郎。”

            “什么?”

            “此事我們二人的想法也完全不同。你想將真喜姬叫回田原城,是想救她嗎?”

            “當然。她難道不是我們的親姐姐嗎?”

            “不。我勸她回田原,是想把她也送去織田家做人質。”

            “什么……你說什么?你要將姐姐送去織田家做人質?”

            “正是。如果那樣,真喜姬便可美名遠揚。即使她和竹千代被殺,她的貞潔也將流芳百世。”

            五郎焦急地搖著頭。對他來說,如果連姐姐都有可能被殺掉,這事做起來還有什么意義?

            “真會開玩笑!居然置姐姐死活于不顧。如果劫持竹千代,姐姐肯定會被廣忠殺掉。但事情已經安排下去了。”

            看到五郎驚慌失措,宣光沉默了。真喜姬好像不明白宣光的用意,但這個五郎更加不理解。兩個人都如此單純。想到這里,宣光又是一陣嘆息。戶田宗家出現如此多的愚笨之人,或許便是家族滅亡的征兆了。

            “五郎。”

            “哥哥,我希望你早點想出救姐姐的辦法。”

            “你,你以為讓真喜姬回到田原城,就平安無事了?”

            “難道不是?她畢竟在父兄身邊呀。”

            “胡說!”宣光訓斥道,“不怪我說你行事孟浪。若將竹千代送給織田氏,織田氏必會以此勸降松平氏,要求講和。”

            “確實如此。”

            “那個時候,廣忠會因為愛子心切而服從織田氏,還是眼睜睜看著兒子被殺而坐視不管?”

            “哦。必二者擇一。”

            “若今川義元知道廣忠投靠了織田,他會善罷甘休?”

            “便有一戰又何妨?”

            “那時,你支持哪一方?是支持松平氏,還是服從義元的命令而進攻松平氏?”

            “不支持任何一方。我對雙方都無好感。”

            “胡說!田原區區小城,豈有不支持任何一方的自由?不信你等著瞧。斯時今川氏必大軍直指田原城,繼續進攻松平氏。”

            五郎低吟了一聲,咬住嘴唇。

            “相反,如果廣忠即使看著兒子被殺也要對今川氏盡忠,那么今川仍然會說,不能任松平氏被羞辱,從而派兵滅我田原。五郎,你和父親大人的謀略其實暗藏兇險。”

            “這……您是說我們將惹惱今川?”

            “今川是否會生氣,我不知道。但有一點是清楚的,這必授人以柄。”

            “那……那……應該怎么辦才好呢,兄長?”

            “真喜姬留在岡崎是死,回田原也是死。田原處于風口浪尖,她來田原只會死得更早。所以,我們實在不該要她到田原來。你明白嗎,五郎?”

            宣光雙眼充血,紅彤彤的。五郎頓時全身癱軟,陷入了沉思。

            事情正如宣光所說。五郎與其父本以為,途中將竹千代劫持后送給織田信秀,一方面對松平家泄了私憤,同時又可以和滅掉了同族戶田金七郎的今川氏絕交,既可讓廣忠顏面掃地,又可給織田信秀送去一份厚禮。但兩人的想法過于簡單了。

            這次事件將導致戰爭。一旦發生戰爭,姐姐無論在何處,結局都是一樣的。五郎正恍恍惚惚想著,宣光又憂心忡忡地嘟囔起來:“戶田氏恐有滅頂之災。”

            “滅頂之災?”

            “對。將竹千代送到尾張后,織田氏也許會送給我們金銀財物。但那只會使我們更加走投無路。”

            “哥哥,有什么法子可以挽救我們家?”

            “軍事力量……只能靠織田信秀。”

            “哦。”五郎點點頭。但信秀不可能將勢力擴張至田原以東,似乎也沒有避免戰爭的方法。五郎心中生起不安。但現今已經無法阻止父親實施這個計劃。既然如此洞察事態,兄長為何還會同意此一計劃呢?五郎正要開口,庭院里傳來腳步聲。宣光依然搖著白扇,沖著黑夜問道:“誰?”

            “小人蒲右衛門。”黑暗中傳來應答聲,一張臉暴露在燈光下。“月亮出來了。船已備好。”的確,外邊開始變得明亮。

            “五郎,出發吧。”宣光回頭看看五郎,拔出刀。

            戶田兄弟駕船從西郡濱劃向月色朦朧的海上時,岡崎城內在為竹千代出發作準備。

            竹千代雖然很早便與親生母親分離,但松平氏對他傾注了全部的希望與愛,在本城將他撫養成人;連內庭,也被稱為“竹千代城”。但他還只六歲,尚不能騎馬。首先用轎子送至西郡,然后從那里乘船。

            竹千代儼然一身威風凜凜的出行裝。姑祖母緋紗夫人、老嬤嬤須賀和祖母華陽院夫人不時地抽泣,一邊拭淚一邊幫著準備。

            廣忠注視著眼前正襟危坐、兩眼熠熠生光、似乎要去游山玩水的竹千代,一動也不動。“這是你的印籠。”緋紗將它系到竹千代腰間,華陽院夫人則默默地用短刀割掉了前半截。

            裝束完畢,老嬤嬤須賀端過一張小茶幾,放在父子之間。

            “好了。”輕輕跺了幾下腳,竹千代慢慢坐到茶幾對面。他的臉兒讓人想起五月里男孩節的桃太郎偶人,緊閉的雙唇顏色鮮艷。

            “真氣派。途中要多多保重。”緋紗道,“竹千代,讓我再看你一眼。”華陽院夫人繞到茶幾邊,放心地吐了口氣。

            緋紗夫人眼里噙滿淚水,須賀則緊咬雙唇,用袖子遮住臉。只有華陽院夫人沒哭,她靜靜地注視著不幸的孫子,她的眼神極像竹千代的親生母親於大,清澈、達觀,仿佛在注視著比悲傷更深的東西。“你祖父死于戰場。父親也……竹千代,無論到了什么地方,你都是岡崎之主,切莫忘了自己的身份啊。”

            竹千代好像明白了,重重點了點頭。那副模樣,極像小時候的於大。

            “女人啊!”華陽院夫人再一次感覺到,亂世沒能給她,也沒能給於大一塊平靜生活的土地,但她們卻在生活過的地方留下了生命。“這樣……奶奶也沒有什么遺憾了。來,快向你父親大人辭行。”

            廣忠身邊的人越來越多。老臣們昨晚已經聚在這間屋子里,曾經伴隨竹千代左右的人和他的伙伴們為了給竹千代送行,也進來了。

            “父親,孩兒去了。”

            “噢。”廣忠立起身,想說幾句話,卻說不出,眼睛已經濕潤了。不想在這個場合讓人看到他的眼淚,他剛欲張口,卻哽咽起來,只好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忍住眼淚,嚴厲地盯住竹千代,道:“竹千代……”

            “父親。”

            “你年齡尚幼,不明事理。你此行可以拯救這座城池和整個家族。”竹千代點點頭。

            “父親想謝謝你。此時……父親對自己的無能深感羞恥,我給你施札了。你長大以后,切切不要忘記父親今天的話。”說完,廣忠在竹千代面前垂下頭,靜止半晌。他淚水未干,胸中翻涌不已,說不出話來。

            “請到大廳里吧。眾人都在等著呢。”哭得雙眼通紅的緋紗夫人道。

            大廳里,陪竹千代一同前往駿府的侍童和他們的父兄已等候多時。最年長的為天野甚右衛門景隆之子又五郎,他已經十一歲了,一副溫厚敦良的模樣。領頭的則是石川安藝之孫與七郎,他長竹千代四歲,今年十歲。他似乎已經從祖父處充分了解到此行的重要和相關之事,正挺著胸膛,緊緊盯著燃燒的燭臺。和竹千代乘同一頂轎子、途中陪竹千代說話的,則是阿部甚五郎之子德千代,他只比竹千代長一歲。平巖金八郎之子七之助與竹千代同齡,而同族松平信定之孫與一郎年齡最小,只有五歲。這些孩子還都是稚氣未脫的頑童,他們要離開雙親,和人質竹千代一起遠赴駿河。

            “你們要讓大家看到武者的氣勢,為岡崎爭口氣。”阿部大藏鄭重地叮囑著,而站在他身邊,不時搖晃著白扇的鳥居忠吉則插話道:“我要向眾人表示歉意。”他眨了眨眼睛。“我孩子不少。兀忠等無論如何都要來作陪,但不巧患上麻疹,如今正發熱。為了不傳染給少主,就沒讓他們來。”

            酒井雅樂助從旁解釋道:“效命的時間和機會多的是。并非只有今天前去陪伴才是忠義。”

            “但是,看到這些娃娃們的威武姿態,我也不禁握緊了拳頭。想到他們將來會在竹千代身邊躍馬持槍,老人也為之熱血沸騰。”

            “的確如此。”植村新六郎點點頭。“七之助!”平巖金八郎突然用扇子敲擊著榻榻米。六歲的七之助眼睛瞇得越來越細,快要睡著了。

            “哈哈哈。”大久保甚四郎大笑道,“哎呀,真不愧是平巖家的人,氣量不凡。但出發后可千萬不能打瞌睡呀。不要訓斥他了。”

            坐在七之助上首的松平與一郎更加天真無邪,白皙的額頭上垂下一束頭發,他一邊茫然地望望四周,一邊不時將手指插進鼻孔。

            天還未大亮。和著燭火噼噼啪啪的燃燒聲,眾人的身影在燈影下跳動,就像在馬背上顛簸。

            “竹千代裝束完畢。馬上就和主公到這里。”

            “噓--”天野甚右衛門大聲通報完后,周圍頓時鴉雀無聲,接著,傳來了廣忠輕微的咳嗽聲。眾人眼前一亮,一齊望向上首。整個家族的命運都取決于六歲的幼主。只此一點,便讓眾人感到心情十分沉重。

            廣忠在左邊坐定,獨眼八彌則將茶幾搬到右邊中央。

            竹千代好像很快樂,邁著輕松的步伐,環顧左右后,方才坐下。接著,用他胖乎乎的小手摸了摸腰上的刀,才得意地望著眾人,笑了。

            “啊。”不知道是誰先叫出了聲,眾人一齊微笑著跪伏在地,口中說著祝福之語。他們并不是被幼主的不幸所感動。竹千代天真無邪的笑聲,令眾人沐浴在不可思議的光芒之中。在這個無法預知明天的亂世,這一群小邦武士無法按自己的意志過上一天安穩日子,面臨著悲慘的命運,此時竹千代的笑聲所帶來的明朗氣氛,讓他們情不自禁。

            “真是難能可貴。”

            “少主無論到什么地方,都不會被人欺負。”

            “他身上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可以讓人內心平靜。”

            “噓--”又有人示意大家靜下來。廣忠有話要說。

            “因為我的無能,才使竹千代走上這條路。我了解父子之情。請大家原諒。”

            沒有人回應。三河武士厭惡那種膚淺的體恤,但感情與氣概另當別論。

            “主公真是讓人絕望。”大久保新八扭過頭去自言自語。人們的眼睛也濕潤了。

            “我會忍耐。你們也請忍耐。陪伴竹千代的孩子們,莫在異邦惹是生非。”

            “是。”

            幾個孩子參差不齊地應著。負責將他們送往駿府的金田與三左衛門向廣忠施了一禮,然后表情嚴肅地轉向眾人。他已過不惑之年,但也是個英武的三河武士,其頑強與勇猛不在獨眼八彌之下。“我有話對大家說。”他用令大人們都感到畏懼的聲音說道:“我們松平人引以為豪的,不在口舌,也不在風雅,而在于我們能緊密團結,明白嗎?”

            大人們咽下淚水,點頭贊同;但孩子們卻不解其中的含義。

            “不能只將忠義掛在口頭。要發自內心地保護好幼主。萬一……若是幼主發生意外,你們誰也不要活著回到岡崎!”

            “是。”孩子們響亮地回答。

            “那么,現在就出發吧!”廣忠道。下人們將酒和杯子端了上來。

            窗紙發白,早晨冰涼的空氣令人瑟瑟發抖。竹千代饒有興趣地觀察著座中眾人的舉動,臉上始終笑盈盈的。

            喝完酒,竹千代領著孩子們出了本城。大人們似乎已經教過他們,除了五歲的松平與一郎,他們都自己穿上了草鞋。

            共七個侍童,二十一個成人。其中的十九個成人會將竹千代送至潮見坂的下處,在那里將竹千代一行轉交給今川家后,便返回岡崎城。只有精通醫術的上田宗慶和金田與三左衛門二人同行至駿府。竹千代走后不久,岡崎便安排石川安藝和天野甚右衛門作為特使前去駿府,再次懇求今川義元增加衛兵人數。

            出了本城,人們的神色逐漸變得明快。讓孩子們徒步走至大門,是為了讓前來送行的女人們和孩子見一面。天已大亮,但天空卻陰沉沉的。空中彌漫著的不是霧,而是細密的秋雨。送行的人們頭上落滿白色的水滴,就像點綴著細碎的玉珠。只有一個人撐著傘,那是兩眼通紅的田原夫人。

            “竹千代,多保重呀。”聽到有人叫,竹千代眼睛里放出異樣的光芒,向田原夫人那邊望去。

            “請大家保護好竹千代。”

            “是。”周圍響起稚嫩的應答聲。

            “不要忘了,德千代,不要忘了母親的話。”阿部甚五郎夫人以訓斥的口吻向跟在竹千代身后的兒子喊道。這時,不知誰哇地哭出聲來。

            鄭重地提著竹千代小小武刀的德千代對母親道:“母親,再會了。”他的聲音好像唱歌一般,隨后便走了過去。

            廣忠沒有跟出來。竹千代一行在前,眾人不約而同跟在后邊。竹千代的生母離開岡崎時也是如此,如果沒有人發話,人們會一直跟下去。

            眼看快到大門了。“就送到這里吧。”酒井雅樂助發話道。人們停住了腳步。

            四乘轎子放在了孩子們面前。竹千代和阿部德千代乘最前面的轎子而去。松平與一郎、天野又五郎、又五郎之弟三之助、平巖七之助、石川與七郎、助右衛門,依次鉆進了轎子。

            起轎了。伺候在竹千代轎子旁邊的金田與三左衛門說了聲“保重”,送行的人們一齊低下了頭。

            雨滴越來越大,人們的臉龐、頭發,都被無情地打濕了。白色的霧靄籠罩著大地。

        好書呀 - 全本免費小說閱讀網
        書籍 【德川家康1?亂世孤主】 經網絡收集整理,僅供讀書愛好者學習交流之用,【好書呀讀書網】www.kjj22.com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 設置 加入書簽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
        japanese50日本熟妇